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liuguozhong11 的博客

刘国重的读金时代

 
 
 

日志

 
 
 
 

卿自早醒侬自梦——东方不败与令狐冲  

2011-05-25 08:32:05|  分类: 向问天任我行东方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任我行,惟有任我行,才是天生做“大领袖”的材料。他最为余子所不能企及的大长处在于:爱才如命、求才若渴,大开大阖,敢于放手。

且不说早年对东方不败的不次拔擢,只看近来任我行对令狐冲的再三拉拢,即可想见其余。

最早任我行拉令狐冲入教,可以解释为仅仅希望令狐冲助成一己的复辟事业。复辟既成,任教主对令狐冲的汲引更形迫切,因为任我行胸怀江湖,开疆拓土,在自己手上完成神教的“一统”大业。

人才难得!要“一统江湖”,收拢江湖第一等人才,是第一位的。

东方不败做了教主,虽则“一统”的口号喊得震天响,却不复任教主的恢廓气象,没有发现拔擢出真正的大才,更不敢放手用人,一味纵容佞人杨莲亭胡闹。

《笑傲》其它各门派,如少林、武当、衡山、恒山、泰山、华山、青城,都面临一个“乏才可用”的局面。

嵩山派,表面上看起来,人才济济。实则,左冷禅门下,尽是庸才,真正第一流人才,是没有的。想当年,任我行教主麾下,东方不败、向问天、童百熊、绿竹翁诸人,才具开展,皆足以独当一面。反观嵩山派,甚么“嵩山十三太保”,算盘珠罢了,把左盟主交办的事给办好已属不易,让他们独自开创局面,强人所难了。

有一利必有一弊。《笑傲》各派大领袖中,任我行气派最大,被反噬的风险可也最大。

      “任我行”与“东方不败”,这两类“政治人物”,相互伴生。

即使任我行杀了东方不败,仍会有新的“不败”冒出来。——除非任我行不是任我行,甘于守成,再也无意“一统江湖”,而满足于在“黑木崖”小朝廷自作威福。

即使东方不败忠心耿耿绝无贰心,任我行也不会放过他。有无篡逆之心无从考究,有篡逆的实力,已经该死。只是,要整肃东方不败,通常是在“江湖一统”、江山坐稳之后。

只要任我行还是任我行,在解决了东方不败之后而在“一统江湖”之前,必然会有新的“不败”冒出来。

东方不败败了,死了,《笑傲》的世界中,谁有希望成为东方不败二世?

近在眼前。不是别个,就是令狐冲啊。

东方不败与令狐冲,不是全无相似之处的。二人皆出身贫寒,都是武学奇才,尤其俱为任我行教主看重。

若是令狐冲做了任教主的继承人,他的运气似乎要比东方不败好出太多。一则任教主年事已高,再废掉一个继承人只怕折腾不起,再则,有令狐冲与任大小姐的一层关系,任教主自然希望自己对权力的独占延续到下一代。

“你像梁柱似的金身忽然倒塌了,你的神威大纛由谁来高举?”这是成吉思汗的问题,也是任我行的忧虑。——铁木真,正是“任我行类型”的政治人物。

如此说来,令狐冲不仅可以做东方不败二世,并且很有希望成为2.0版的任我行。

令狐冲的政治才能,实在有欠高明。因为他对这玩儿根本不在意,不用心。

一个人的权欲,一旦被激发,被唤起,将创造出太多的人间奇迹。

一旦令狐冲沉迷于权力的味道,自然不会再像之前那样大大咧咧浑浑噩噩,胸无城府可以迅速变为工于心计,掌握追随领导驾驭下属之道。

“绿林大学”,是一所好学校。

“盈盈凄然一笑,道:‘信得过。’隔了一会,幽幽的道:‘只是我觉得,一个人武功越练越高,在武林中名气越来越大,往往性子会变。他自己并不知道,可是种种事情,总是和从前不同了。东方叔叔是这样,我担心爹爹,说不定也会这样。……我不是说武功,是说一个人的性子。东方叔叔就是不练《葵花宝典》,他当上了日月神教的教主,大权在手,生杀予夺,自然而然的会狂妄自大起来。’令狐冲道:‘盈盈,你不妨担心别人,却决计不必为我担心。我生就一副浪子性格,永不会装模作样。就算我狂妄自大,在你面前,永远永远就像今天这样。’盈盈叹了口气,道:‘那就好了。’”(《笑傲江湖·绣花》)

不要以为任盈盈的忧虑尽是杞人忧天。

权力可以在不自觉间腐化一个人,使令狐冲再不是令狐冲,成长为“令狐不败”,或“令我行”。 

金庸在《后记》中自陈“任我行、东方不败……在我设想时主要不是武林高手,而是政治人物”,并且认定“这种形形色色的人物,……在别的国家中也都有。”

 从1945年二战结束,到1969年金庸写完《笑傲江湖》,许多亚非拉国家,获得了所谓的“民族独立”,建起的,却是类似于“日月神教”的体制。早年追求自由、独立的革命者,摇身一变,成了暴虐的獨裁者,如卓别林的名言:“獨裁者解放的是自己,奴役的是人民。”

绝大多数新独立的亚非拉国家,各自的“任我行”与“东方不败”,在他们的早年,都带一点“令狐冲”色彩的。

小说中的令狐冲,并不曾成功地把自己变成“政治人物”,这是他最大的成功。

出污泥而不染,太难!太难!

不入污泥,自然不染。

令狐冲三次“拒盟”,实无积极意义,只为天地间存一份清刚的灵气。

当“右使”与“副教主”的权杖摆在眼前,触手可及,唾手可得,没有几个人能够拒绝。令狐冲却做到了,很难有其它解释,只好归于“天性”,因此,作者称之为“天生的隐士”。

回到此文标题。东方不败与令狐冲,哪个早醒?谁人梦梦?

乾隆朝来华的英国使臣马戛尔尼,眼光奇准,“中国人没有宗教,如果说有的话,那就是做官。”浸淫于“官本位文化”,许多朋友,自觉追随东方不败(及林平之)的脚步,以为清醒,以为得计,而视令狐冲的敝屣权杖为懵懂,为发昏,此最堪浩叹者也。

或谓:“才不会学东方不败林平之自宫呢!”

“自宫”,是一个象征。

于政治文明阙如之地,如东方不败,如岳不群,如林平之,为了取得更大权力,不顾一切无所不为,终至泯灭人性,即是“自宫”。

“那些热衷于权力的人,受到心中权力欲的驱策,身不由己,去做许许多多违背自己良心的事,其实都是很可怜的。”(《笑傲江湖·后记》)

 

                                                                                                                            2011、5

 

参见拙文:

黑木崖上,十二年前…… ——‘日月神教’近世史新探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b03b2330100m7pf.html

 
[谈《笑》之九] 从‘圣姑’到‘圣教主’——谈《笑傲江湖》的权力继承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b03b233010009th.html
 
 

 《令狐冲的滥同学》一题

  评论这张
 
阅读(24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