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liuguozhong11 的博客

刘国重的读金时代

 
 
 

日志

 
 
 
 

洪安通: 最独孤的教主  

2010-09-15 14:54:41|  分类: 杂记《鹿鼎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君之视臣如草芥,

                                                       则臣视君如寇仇。

                                                                 ——  《孟子·离娄》

 

《鹿鼎记》,作于1969—1972年。书中的神龙教教主,洪安通,表现出第一流的教养,第一流的涵养。

“七少年刺杀钟志灵,洪教主犹如视而不见,青龙使刺杀八少年,他似乎无动于衷,稳稳坐在椅中,始终浑不理会。”(《鹿鼎记·第20回》)

其时的洪教主,竟是作何打算?知不知道他自己在干些啥子?他婆娘苏女士又在干啥?这样子由着她摧残教中老兄弟,对神龙教究竟有何好处?

初入神龙教的韦小宝,莫名惊诧:“夫人喜欢小白脸,倒不奇怪,教主为什么也喜欢?”(《鹿鼎记》第20回)

身为创教教主,洪安通竟全然不考虑神龙教的长远利益与前途?

是这样的。

一旦神龙教不再是自己的神龙教,对于它将来的衰败甚至消亡,洪教主不见得会怎样放在心上。

董桥回忆“查先生当年在《明报》天天写社评议论世局国事,有口皆碑,不少人想知道他判断政情为什么都那么准。查先生私底下总爱说,人是自私的,推测个人或政府的用心和行动,必须推己及人,先从其自私的角度衡量其得失,然后判断其下一步之举措,一定不会离题太远。”这一视角,非惟适用于他的《明报》社评谈及的政客,对于小说中金庸所塑造的政治人物,也是同等适用。

洪安通尤其自我中心得厉害。一如他本人所宣告的:“我是教主,你们……你们都该听我……听我的话,为什么……为什么……都反我?你们……你们都不对,只有……只有我对。我要把你们一个个都杀了,只有我一人才……才仙福永享……寿……与天……天……天……”

其妻苏荃亦云:“你就只顾自己。”

韦小宝看洪安通,“年纪甚老,白鬓垂胸”。依武侠小说通例,像洪安通这样的绝顶高手,其实际年龄会比表面看起来更大一些。

例如,黄蓉眼中洪七公、黄药师两位老先生,“他(洪七公)这般年纪,看来比丘道长还小着几岁,怎会与全真六子的师父齐名?嗯,我爹爹也不老,还不是一般的跟洪七公他们平辈论交?定是全真七子这几个老道不争气,年纪都活在狗身上了。”(《射雕英雄传·亢龙有悔》)

概括言之,洪安通比韦小宝眼中的“年纪甚老”更老。

该死了。

那句“仙福永享寿与天齐”的祈祷词,可能是洪安通自己要求教众时常挂在嘴上的(他能干出来!),也可能是某位属下(如殷锦)投教主所好,发明并推广之。无论是哪种情形,这句“寿与天齐”都直截反映了洪安通教主面对死亡的极大恐惧。

洪老因此加快了“豹胎易筋丸”这类丹药的研究工作,冀望借助药力让自己“再活五百年”。

秦皇汉武也想“仙福永享”,可惜,都不曾“寿与天齐”。他们做不到的事,洪安通一定能做到?洪安通有如此坚定的自信?当然没有。这才极力支持、纵容苏荃一步步诛杀教中仅余的百多个“老兄弟”。甚至,苏荃也不过是前台的执行者而已,真正要有计划、分步骤地将高层下属诛锄尽净的,正是洪安通自己。小说中分明写道:“教中老兄弟都知白龙使钟志灵武功甚高,但七剑齐至,竟无丝毫抗御之力,足见这七名少年为了今日在厅中刺这一剑,事先曾得教主指点,又已不知练了多少遍,实已到了熟极而流的地步,无不心下栗栗。”

这一对狗男女,没一个好东西。

洪安通正思虑身后之事,布置死后由他婆娘接班呢。

洪安通,是最孤独的教主。明教教主阳顶天、张无忌,日月神教教主任我行、东方不败,都还有一个或几个可以信得过的、比较“铁杆”的属下。洪安通手下,没有这样的人,一个没有。他与教中高层干部同样亲近,也可以说是同样的疏远,等距离的关系。

彻底的“孤家寡人”。

洪安通死后,无论接任教主的是许雪亭、无根道人,还是殷锦,这个洪安通一手开创的“神龙教”,都不再属于他了。斯时洪安通能得到的最好待遇,不过如此:“自东方不败接任教主手下亲信揣摩到他心意相诫不提前任教主之事 ”新任教主会极力淡化“神龙教”的洪安通色彩,遗忘他的英名,抹煞他的勋绩。

洪安通一死,新教主给他搞出个秘密报告,将他身前一切不光彩公之于众,那也不是不可能的。

洪安通未必完全信得过苏荃,但除了苏荃,他就再没有可以信托之人了。至少,苏荃身上的“洪夫人”印记是抹不去的。况且,这些年来,许多事都是洪安通苏荃联手做成的,这就决定了苏荃接任教主后不可以彻底否定洪安通路线——那等于否定她自己。

说洪安通完全不考虑神龙教的利益,并不公道。不过,他最先考虑的只能是自己(生前与身后)的私人利益,然后,考虑家族利益。教派的利益,也会考虑,却只能放在最末。

即如董桥所说,当年的查良镛,对于政情,正有着极精微的观察。其观察所得,或多或少,自觉不自觉地,将呈现于他的小说。

 

                                                                                                        2010、9

 

参见拙文《闹乱君臣百万般——看苏荃,兼谈周芷若》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b03b2330100kzdf.html

 

 

  评论这张
 
阅读(18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