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liuguozhong11 的博客

刘国重的读金时代

 
 
 

日志

 
 
 
 

光辉的一生,战斗的一生 ——遥想东方不败当年  

2010-09-11 23:21:29|  分类: 向问天任我行东方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题记:

      本文试图根据已知推想未知,补上那些缺失的环节,做一个拼图游戏。

      为显豁起见,凡所引录《笑傲》原文,皆放入【#        #】之内。

       

 

     江湖纪元第907年,向阳村,东方红肿大叔的婆娘,产下一子。

     这娃儿,来历甚奇。先是,其母梦日入怀。当小崽子的第一声啼哭响起,红光满室,异香弥满,经宿不散。

     后来,就有了一个声振寰宇、流传千古的名字,东方不败。

 

 

     东方不败,真厉害;东方一家,真是穷。

     这样的家庭出身的孩子,毅力过人,当然也心病过人。自尊心与自卑感同等强烈。东方不败切望早日出人头地,爬上去,做人上人。同时,又心心念念想着解救整个“江湖”的穷苦人,让江湖上无处不均匀,无人不饱暖,再不受欺凌。

     这两种想法,彼此扞格,但少年东方不败愣没觉出来。甚至,最后,他成功地将这两种想头搅合成一个目标。似乎,他东方不败出头了,就意味着整个“江湖”获得了拯救。

     有这种想法的少年,在当日江湖,不只东方不败一人。

     对这些人来说,加入“日月神教”,就算不是唯一选择,也是第一选择。

 

 

     日月神教,货真价实,就是邪教嘛。

     古今一切邪教,都是要搞“个人崇拜”的,也都是有理想,有远景目标的。要不然,靠什么煽惑人心,在精神上控制教众?

    日月神教麾下的几个“江湖散人”,武功已经比华山派掌门岳不群低不了多少了。日月教之所以能聚拢这么多的人才,它“泽被苍生”的宣教,它的“一统江湖”理想,对于当时的江湖人心,是有相当的感召力的。或者说,有着极强的欺骗性【注1】。

     “神教”教主,是太阳神降世。使万物生长,带给世间温暖。到神教一统江湖的那天,江湖上再也没有仇杀、祸乱、饥寒。土地平整,七宝充满,花香浓郁,果味甘美,国土丰乐,众民良善,人人得享高年。

       日月神教的教义,并不像摩尼教,更像是弥勒教。——虽然后世的“摩尼”“弥勒”两教居然也能合流。

-----------------

    【注1】有网友不赞成我的“日月神教则视教主为神,为太阳。教主即是太阳神的化身” 一说,认为“任我行第一次当教主的时候还不是这样。神教的视教主为神,有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未必从来都是教主本来就是太阳神的化身。” 实则,假如小说家意念中有一个政治组织,它的本质,就是这么个玩意儿,一般情况下,小说家也会故意把它写成一个逐步演进的过程。所谓:文似波澜不喜平。同理,“一统江湖”“泽被苍生”的口号,从细节推论,是东方不败作了教主之后,提出来的,但我仍愿意把它认作贯通日月神教数百年发展历史的固有宗旨。

 

 

     对于东方不败这样的少年,加入日月神教,几乎是唯一选择。

     尤其,东方不败与神教大佬,“风雷堂”长老童百熊,渊源甚深。

      江湖纪元917年,童长老赴楚地公干,路出向阳村。一帮小孩子分成两队,正打群架,某一队的“孩子王”领着一帮褴褛不堪的孩子,神气畅旺,竟有吞吐风云之色。童长老奇之,等他们的群架告一段落,即唤这孩子过来,跟他聊了几句。知道这娃儿无论与人单挑,还是领人打群架,竟是从来没有败过。

     童长老临行,送了这娃儿三两银子,一柄短剑。

     那一年,东方不败十一岁。

     年月汤汤逝去,曾经童百熊对自己的恩义,仍然让东方不败念念不忘,【#“你不是胡涂,是对我义气深重。我十一岁上就识得你了。那时我家境贫寒,全蒙你多年救济。我父母故世后无以为葬,丧事也是你代为料理的。” #】

    童长老如此照拂少年东方不败,固然因二人投缘,实在还是出于“怜才”一念。

    童长老是日月神教的原教旨主义者,无限忠诚于神圣的神教事业,为了神教未来的发展殚精极虑。

    老童深知:一个团体的生命力,倚赖真正高素质的江湖第一流的人才。幼年的东方不败已是器宇不凡,童长老对他寄望甚殷,很快提拔他做了自己“风雷堂”下“副香主”。

 

 

    童长老一再向教主任我行大力推荐东方不败。童长老对神教,只有公心,并无私图,这一点,任教主很清楚。所以,任我行对童长老虽不亲密,心下却是好生敬重。童老荐举人才,任教主不会猜疑他意在扶植个人势力,向来很拿着当回事的。

    童长老眼光不差!

    东方不败“天生异禀,实是学武的奇才,任何一招平平无奇的招数到了他手中,自然而然发出巨大无比的威力。熟识他的人都说这等武学天赋实是与生俱来,非靠传授与苦学所能获致。他自己也说不出所以然来,只觉什么招数一学即会,一会即精,临敌之际,自然而然有诸般巧妙变化。他生平罕逢敌手,许多强敌内力比他深厚,招数比他巧妙,但一到交手,总是在最要紧的关头,以一招半式之差而败了下来,而且输得心服口服,自知终究无可匹敌。”(借用《天龙八部》对乔峰的描述)

    东方不败这些年,功勋卓著。非独与“正教”高手单打独斗从来不败,他所指挥的神教教众与“正教”一方的大规模的战斗,一样维持“不败”记录。

   “天下武功第一”的声名,一点点传扬开来,终至江湖上无人不知【注2】。

---------------------

【注2】东方不败练过《葵花宝典》之后,深居简出,不离“黑木崖”半步。由此,似可得出结论:东方不败得“武功第一”之名,为时甚早。

 

  

    为童百熊长老举荐,受任我行教主赏识,东方不败蹿升极快:

   【#“东方不败叹了口气,道:‘任教主,你侍我的种种好处,我永远记得。我在日月神教,本来只是风雷堂长老座下一名副香主,你破格提拔,连年升我的职,甚至连本教至宝《葵花宝典》也传了给我,指定我将来接替你为本教教主。此恩此德,东方不败永不敢忘。’”(《笑傲江湖·三一·绣花》)#】

      从这话看,似乎东方不败由“副香主”升为“光明左使”,仅数年间事。

      刚做了“副香主”东方不败,应该是神教中的一位“青年将领”,风华正茂。升任“光明左使”之时,也就三十岁罢?篡位成功,又做了十二年的“圣教主”,如此说来,我们在黑木崖上见到的正在绣花的东方不败,大概也许应该四十几岁,不惑的年纪?

      我读《笑傲》,不知何故,总是有这样一种印象,或说是误解。

      日月神教实行的,分明是“老人政治”。

      任我行、东方不败、向问天这“三巨头”中,东方不败最后起,最年轻。却见:

     【#“长殿彼端高设一座,坐着一个长须老者,那自是东方不败了。”#】

      这位“长须老者”,并不“自是东方不败”。不过,假使东方不败不曾“自宫”,他的形貌,就应该这样的“老”了,甚至比这“老者”更老——完全可能,假东方不败所复制的,是几年前东方不败最后一次公开露面的形象。

      这里,有三种可能:

    【一】东方不败人到中年方始入盟“神教”,其才能迅速为教主发现,“连年升他的职”,不几年,已经是神教第二号统领,“光明左使”了。

  【二】青年东方不败已经身在“神教”,长期埋没,默默无闻,二三十年后,他的才能终于为教主发现,“连年升他的职”,不几年,做了神教第二号统领,“光明左使”。

  【三】东方不败面对任我行回忆往事,删繁就简大而化之。实则,东方不败由“副香主”升到“光明左使”,并非数年间事。东方不败很年轻,已经加入“神教”,其才能迅速为任教主发现,“连年升他的职”。前期升职极快,直至出任“长老”,之后,在这一职位上,东方不败做了很多年,这才被委任为“光明左使”,再数年后,任我行教主【#“连本教至宝《葵花宝典》也传了给他,指定他将来接替自己为本教教主。”#】  

   我更倾向于采信第三种可能性。  

  

 

     曾经,童长老拍着自己的座椅,放声长笑,“东方兄弟,这个位子,早晚你来坐!”

     听闻此言,东方不败有些惶恐,有些自得,同时,更有三分不屑。迪斯尼动画片《狮子王》中“刀疤”的唱词在他耳边隐隐响起,“我要的理想更高,快准备!”

     东方不败图谋篡位,不完全是为了满足个人的权欲,实在他看不上任教主的草莽性格。对于神教未来发展,东方不败深思多年,对神教积弊,更是了然于心,深信一旦自家接掌大位,神教必呈一飞冲天之势。

    这些设想,东方不败也只能对老领导老兄弟童百熊说说,却是马上将童长老给迷住了。后来,老童之所以肯帮衬东方不败将任我行教主拿下,盖因他坚信只有在东方兄弟领导下,神教的明天才会更好。

     童百熊赞助东方不败,行篡逆之事,不为个人权位。政变之前,童长老是“风雷堂”长老,政变成功之后,童长老仍自做他的“风雷堂”长老。

     童长老对神教,有公心,无私图。因此,在任我行被囚12年后,在任我行、向问天、任盈盈三人的口齿间,对于童老仍自不失敬意:

   【#任我行摇头道:“他怎肯背叛东方不败?……这位童老,果然是老姜越老越辣。”……向问天道:“……像童老这么对他忠心耿耿的好朋友,普天下又哪里找去?”任我行拍手笑道:“连童老这样的人物,东方不败竟也和他翻脸,咱们大事必成!来,干一杯!”四个人一齐举杯喝干。盈盈向令狐冲道:“这位童伯伯是本教元老,昔年曾有大功,教中上下,人人对他甚是尊敬。他向来和爹爹不和,跟东方不败却交情极好。按情理说,他便犯了再大的过失,东方不败也决不会难为他。”#】

 

 

    要拿下任教主,向问天是最大的障碍。

  【#东方不败又道:“初时我一心一意只想做日月神教教主,想甚么千秋万载,一统江湖,于是处心积虑的谋你的位,剪除你的羽翼。向兄弟,我这番计谋,可瞒不过你。日月神教之中,除了任教主和我东方不败之外,要算你是个人才了。”#】

    其时,“神教十长老”中,已经有三位遭了东方不败毒手:

   【#任我行叹了口气,道:“……早一年东方不败处决了郝贤弟。再早一年,丘长老不明不白的死在甘肃,此刻想来,自也是东方不败暗中安排的毒计了。再先一年,文长老被革出教,受嵩山派、泰山派、衡山派三派高手围攻而死,此事起祸,自也是在东方不败身上。……”#】

     郝、丘、文三长老中的一两个,应该既是向右使的亲信,同时也算得任教主的羽翼。之前的向问天一直无限忠于任教主,他的亲信,也算教主人马。

    东方不败这些年蹿升虽快,毕竟根基还浅。任我行与向问天可在日月神教摸爬滚打了大半辈子,树大根深,不是东方不败能比的。东方不败“假借诸般借口”清除了一批不合作分子,骎骎然有后来居上之势。 但,任我行与向问天两派势力的合力,仍在东方不败之上。

     向问天,是挡在任我行教主身前最大的“防火墙”。

    东方不败篡位,先得除掉向问天。然而,一旦东方不败对向问天下手,无论任我行怎样颟顸,不可能再不起疑心,只怕东方不败对向问天的攻击,适足以促成任我行与向问天的联合。

    东方不败好生委决不下。

    故此,当东方不败闻知“向问天跑了!”,喜出望外,更有些不敢置信。亟亟赶往任教主处,探听虚实。

    【#  任我行道:“……我见你(向问天)不辞而行,心下大是恼怒,其时练功正在紧要关头,还险些出了乱子。那东方不败却来大献殷勤,劝我不可烦恼。这一来,我更加中了他的奸计,竟将本教的秘籍《葵花宝典》传了给他。……多年以来,《葵花宝典》一直是日月神教的镇教之宝,历来均是上代教主传给下一代教主。其时我修习吸星大法废寝忘食,甚么事都不放在心上,便想将教主之位传给东方不败。将《葵花宝典》传给他,原是向他表示得十分明白,不久之后,我便会以教主之位相授。” #】

     东方不败的来意,任我行岂有不知?东方不败发难在即,而向问天的不告而别,使任我行陷于空前的孤立与危机,迫不得已,只好将《葵花宝典》传与东方不败。

   【# 任我行笑道:“……若非我亲加指点,助其散功,依法修习者非走火入魔不可,能避过此劫者千中无一。练这(‘吸星大法’)神功,有两大难关。第一步是要散去全身内力,使得丹田中一无所有,只要散得不尽,或行错了穴道,立时便会走火入魔,轻则全身瘫痪,从此成了废人,重则经脉逆转,七孔流血而亡。#】

     可能,练“葵花宝典”,与练“吸星大法”,很相似,最早一关最是难过。一旦东方不败“自宫练剑”,最初几天,是最脆弱的时候。任我行可以趁此时机,轻易铲除逆臣。

     叵耐东方不败这厮,居然生生忍住了对《葵花》的欲望,并没有如任我行预期的那样马上开练。

    如箭在弦,不得不发!向问天甫离黑木崖,东方不败立时发动!

     政变成功得如此容易,使东方不败彻底消除对任教主的种种猜疑,相信任教主待自己确具十足诚意,感惭交并,这才留下任我行一条老命,囚禁于西湖“梅庄”。

 

 

 

    东方不败接任教主不足半年,“日月神教”已是气象大变,日月新美。老教徒新教徒对于现教主的天纵之才无不倾心推服,于是“上尊号”的提议获得了最广泛的支持,东方教主谦让再三,迫于舆情,怕“冷了众兄弟的心”,无奈之极,还是接受了“圣教主”的名号。

    同时,“圣教主”降下“圣谕”:今后,教众一律呼任盈盈为“圣姑”。

    至此,“日月神教”,全教归心。

    东方教主提升向问天为“光明左使”,此时向问天表现出了最大的原则性。“光明左使”,乃是东方“圣教主”曾经担任过的神圣职务,向问天断乎无意僭越。必要时,甚至,向问天不惜以死明志。东方教主无奈,只好许他仍为“光明右使”,但再不设“左使”之职。向问天名义上是神教三把手,实际是第二号人物。于是,向问天和他的派系,无不赞颂东方教主的英明与恩义。

    东方时代的“日月神教”,并尊二“圣”:“圣教主”东方不败,与“圣姑”任盈盈。在“中兴”之后的“圣教”,除了“圣教主”本尊,没人敢也没人能让教中另一人称“圣”。任盈盈的“圣姑”地位,只能是出自东方圣教主的授予。此举无疑在向全教宣示:任大小姐,乃是东方教主的唯一继承人。至此,东方不败谋害任教主的无耻流言,戛然而止。

      广大教众,终于明白了前教主任我行选择东方不败做接班人的苦心。任教主的女儿盈盈,年纪还小,只有八岁,难能亲裁大政。东方不败最大的优点,就是没有子女,任教主只是让他暂摄“教主”,最终,大位仍将归给任大小姐。东方不败,就像后世的“皇叔父摄政王”多尔衮。当然,理论上,更像早前的一位“摄皇帝”,可恨王莽为德不卒,竟然篡汉自立,这样不堪的联想,就不必了嘛。

    有此认知,任我行的旧部也放弃了对新教主的抵制与不合作。

    东方吐哺,神教归心。

    东方不败对“日月神教”所做兴革,极其奏效。到他执政后期,神教却是渐露衰相,问题不在体制,出在执行力上,因为东方不败在“圣教中兴”之后,志气满盈,终于打熬不住,练起那《葵花宝典》,而将权柄转移到了嬖倖杨莲亭手上。

 【#东方不败叹了口气,说道:“我初当教主,那可意气风发了,说甚么文成武德,中兴圣教,当真是不要脸的胡吹法螺。直到后来修习《葵花宝典》,才慢慢悟到了人生妙谛。其后勤修内功,数年之后,终于明白了天人化生、万物滋长的要道。……唉,冤孽,冤孽,我练那《葵花宝典》,照着宝典上的秘方,自宫练气,炼丹服药,渐渐的胡子没有了,说话声音变了,性子也变了。我从此不爱女子,把七个小妾都杀了,却……却把全副心意放在杨莲亭这须眉男子身上。”#】

 

十一

 

   在东方不败“绣花”的工作室,我们见到的东方不败,已经老了。

   明白东方不败的已然衰老,才能理解他对杨莲亭的种种纵容。

   东方不败已经想到了自己的身后事。

  【#“东方不败道:‘莲弟喜欢干甚么,我便得给他办到。’”#】

    眼下杨莲亭喜欢干的,是铲除童百熊长老,东方不败“便得给他办到”,也的确给他办到了。

    一直以来,杨莲亭最喜欢干的,最想望的,又为何事?

   数年来,东方不败躲在闺房绣花,杨莲亭在外面代他打理教务( 【#东方不败道:“莲弟是为我好,对我体贴。他知道我无心处理教务,代我操劳,那有甚么不好?”#】),回到绣房,杨莲亭难免对着东方不败大倒苦水,哪个长老对他无礼,某旗主根本不服调度,最可恶就是童百熊,仗着老资格,完全不把自己放在眼里。向问天还算识趣,对杨总管鞍前马后伺候得甚是舒服,东方教主健在,向问天自然肯听话,谁晓得以后会怎样?靠不住啊……

   杨莲亭喜欢干而东方不败便得给他办到的最大的事,其实是最没有希望的事:废掉任盈盈的继承权,而由杨莲亭继任教主。

   东方不败,一世之杰也。终于还是理智受困于情感(如其自语“当世就只他一人真正待我好,我也只待他一个好”),逆天行事,亦可哀矣。

   为了实现这一目标,东方不败与杨莲亭必须首先清除掉三个人:向问天、童百熊、任盈盈。

   如果说早前的东方不败对向问天还存在误解,看了向问天在他东方不败篡位前后的种种表现与表演,东方不败还不明白老战友向问天是何等识时务的俊杰?一旦哪天东方教主龙驭上宾,死在向问天前面(虽然向的年龄稍大),向问天会对杨莲亭怎样,不敢想象,又不难想象。

   如东方不败所言,童百熊对他确是“义气深重”,但老童做不到爱屋及乌,不可能把对东方兄弟的忠义转移到东方不败所爱的杨莲亭身上。恰恰相反,正因为老童忠于东方不败,他对杨莲亭的痛恨就更加深切,认定东方不败完全是让杨莲亭给带坏了。东方不败一死,第一个要杀杨莲亭的,不是别个,定是童长老百熊同志。

    于是,向问天第一个被囚禁,事机不密,终于还是让他带着那根铁链,逃出黑木崖。

    接着,童百熊被抓,继而被杀。

    这几年的盈盈,绝少踏足黑木崖。固然是她厌见教众们口吐谀词的丑态,实在还是为避杨莲亭锋芒。任盈盈权力欲淡薄,对教主的大位,无可无不可,当上教主固然是好,不当也罢,安份随缘,心无增减。

  

    十二

 

      向问天逃离黑木崖,之后数月,又追随老领导任我行回到黑木崖。

      该来的,总会来。

      【#“房内那人尖声道:‘有谁这样大胆,敢欺侮你?是任我行吗?你叫他进来!’任我行听东方不败只凭一句话便料到是自己,不禁深佩他的才智。……”#】

       一切,走向大结局。

     【#令狐冲道:“正是。其实我们便是四人联手,也打你不过,只不过你顾着那姓杨的,这才分心受伤。阁下武功极高,不愧称得‘天下第一’四字,……“#】

 

 

十三

 

    【#“ 东方不败苦笑道:‘任教主,终于是你胜了,是我败了。’任我行哈哈大笑,道:‘你这大号,可得改一改罢?’东方不败摇头道:‘那也不用改。东方不败既然落败,也不会再活在世上。’”#】

    东方不败死了,而其精神不死。

    东方不败被任我行令狐冲向问天任盈盈四人联手击败了,但东方不败的事业没有失败。

    任我行与东方不败,互为事业上的继承者,接班人。任我行可能的成功,亦可视作东方不败的胜利。

    任我行再任教主,继承了僭主东方不败对神教的所有兴革,而极大地加强了“执行力”。

    东方不败在“黑木崖”搞的那套,像极了从商鞅到嬴政的体制(参见拙文《法家帝王——万民如蚁任我行》)。

     秦制,最残暴,最无人性,却是最适于“一统江湖”,秦灭六国,有其必然性。日月神教“一统江湖”,亦属顺理成章之事。

     “正教”与“魔教”,终于到了大决战的关头,方证与冲虚轻信任我行“必到恒山”的前诺而未做其它任何防备,而任我行的大方略却是:

   【#“偏偏不攻恒山,却出其不意的突袭武当,再在少室山与武当山之间设下三道厉害的埋伏。武当山与少林寺相距不过数百里,武当有事,自然就近通知少林。这时少林寺的高手一大半已去了恒山,余下的定然倾巢而出,前赴武当相援。那时日月神教一举挑了少林派的根本重地,先将少林寺烧了,然后埋伏尽起,前后夹击,将赴武当应援的少林僧众歼灭,再重重围困武当山,却不即进攻。等到恒山上的少林、武当两派好手得知讯息,千里奔命,赶来武当,日月神教以逸待劳,半路伏击,定可得手。此后攻武当、灭恒山,已是易如反掌了。”(1549页)#】

     “一统江湖”,眼见就要实现,却被金庸以卑鄙手段谋杀了任教主,坏了大事。

     如东方不败九泉有知,未见得会为任我行的中道崩殂而喜悦。任我行与东方不败,互为事业上的继承者接班人。任我行的功亏一篑,亦可视作东方不败的失败。

    东方不败败了,任我行不行了。不要紧,数十上百年后,仍将有大人物出来,让整个江湖“车同轨、书同文”。

    “一统”,才是“中国三千年政治的普遍现象”。

                                                                                                       

                                                                                                                   2011、5

 参见拙文:

黑木崖一战 !——还看东方不败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b03b2330100a7pb.html
 
 

黑木崖上,十二年前…… ——‘日月神教’近世史新探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b03b2330100m7pf.html

多谢朋友捧场,中秋节快乐!
 

 附录:   大号“东方不败”

 

 

     金庸小说有一个特点,就是对给人物起名的极度重视。但有的名字起的似乎不尽符合常理,“东方不败”的大号,就令许多读者不解:任我行教主怎能容忍自己的部下拥有这么牛x的名号?

    小说家为人物取名,第一,看合不合适;第二,才考虑合不合理,这算得是中国古典小说的传统之一。

    即以《红楼梦》为例,“翰墨诗书之族”的贾府,居然为自家四个女孩儿取名“原应叹息”(元春、迎春、探春、惜春),晦气的很,丧气的很,合理吗?三个小人物:卜世仁(不是人)、卜固修(不顾羞)、单聘人(善骗人)的名字,谁给起的?有这么自己骂自己或骂自己儿子的吗?

   “东方不败”这顶帽子,扣到“东方不败”这个人头上,再合适没有了,为此,牺牲一点点合理性,反而是合理的。

    东方不败的名字,与东方不败这个人物,乃成一体。假如金庸给他另换一个名号,则此人的气势风华,势必大打折扣。

    陈世骧先生认为《天龙八部》“终属离奇而不失本真之感,可与现代诗甚至造型美术之佳者互证”,对金庸小说中的人物名号,亦可作如是观。

    没当上一把手的东方不败,已经叫作“东方不败”,当然会给大领导带来一定的心理压力,使其有所疑忌。顶着这么牛的大号,而被大领导一路拔擢为神教第二号人物,这一细节,不太合理,却也不是太不合理。

    东方不败的父母,有无可能给儿子给这么大的名号?大有可能。假如幼年的东方不败跟小朋友打架或赌钱就从来没输过,他爹一看这孩子有出息,就叫“不败”罢!

    名字太牛!任我行教主因此对他怀有戒心,这是一定的。会不会因此将东方不败打入另册永不叙用?应不至于。任我行是真正大气魄的政治家,能用人才敢用人才,仅仅为了一个名字而扼杀人才,他就不是任我行,变成小肚鸡肠的岳不群了。

    飞鸟已尽,良弓才遭弃置;狡兔全死,走狗乃被烹杀。日月神教还没有实现“一统江湖”的伟大目标,这时候就为一个名号而斤斤计较,这样的神教这样的教主,决计做不到“一统江湖”。

 彭得华,号“石穿”。后取“君子怀德,小人怀土”之意,改名“德怀”。1959年,庐山,康老揭批老彭:“早年起名叫‘彭得华’,野心好大啊,要得中华!还起个号叫‘石穿’,水滴石穿,搞阴谋嘛!”

俺以为康老自以为是在替人(石伢子)代言。


  评论这张
 
阅读(13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