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liuguozhong11 的博客

刘国重的读金时代

 
 
 

日志

 
 
 
 

“一叶障目”是耶非?——简论叶洪生《论剑》  

2010-06-30 23:06:40|  分类: 评论金庸的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题记:

此文所谈,不是叶洪生《论剑》全书,只是其中一节,《“偷天换日”的是与非》,故曰“简论”。称为“拣论”,可能更合适些。

 

  一

 

在《君子剑,怎样炼成?——三谈岳不群》一文中,关于叶洪生指称金庸剿袭卧龙生一事,曾经谈说自己的看法。此事,1998年金庸在科罗拉多大学演讲时说起:

“叶洪生先 生讨论到我小说人物的‘原型’问题,他举了许多例子,说明某某武侠小说出版在我的作品之前,所以我小说中的某某人物是从那部小说中取材的。……叶先生说卧龙生的小说《飞燕惊龙》出版在前,所以《笑傲江湖》中的伪君子岳不群是抄自卧龙生所创造的假好人,……中国社会中任何地方、任何时代都有伪君子,不必到书中去找‘原型’。”(《金庸散文集》274页)

叶洪生的原文,我查过,没查到。也不知金庸的转述是否准确。 叶洪生怀疑“君子剑”的创造受卧龙生的“假好人”影响,如仅止于“怀疑”,是可以理解可以接受的。如确如金庸转述,叶洪生一口咬定“伪君子岳不群是抄自卧龙生所创造的假好人”,就太过武断了。

欲刻划一“伪君子”,古今中外各类文学作品中有多少形象可资借鉴?金庸不此之图,非要去抄取一个二流作家卧龙生的“假好人”?

我找到的,是叶洪生的另一篇文章,《文坛文坛上的“异军”——台湾武侠小说家琐记》。其中赫然写到:“金庸《天龙八部》(一九六三年)写武学女博士王语嫣、《笑傲江湖》(一九六七年)写‘君子剑’岳不群便分别脱胎于卧龙生《玉钗盟》的紫衣女萧姹姹与‘神州一君’易天行的人物原型。但凡老读者一望即知,固无须饶舌。”

至少,这篇文章中的叶洪生,太敢于下判决,尽够武断了!

犹有甚者。在《“偷天换日”的是与非》一文中,叶先生居然冒出了这样一段话:“早期金庸小说颇多传统说书口吻。迨及1970年左右,古龙的‘新派武侠’大行其道,对金庸不无影响,因而有全面改写之举。”(叶洪生《论剑》287页)我看着这段话老半天,有点发懵,越看越想笑。

世间若无古龙“新派武侠”,金庸断乎不会修改旧作?这两件事之间,有必然的因果关系?

说两事之间一定没有关系,太不靠谱。说两事之间定有瓜葛,那就更离谱的狠了。

万事皆有可能,但是,同时,“世事无绝对”啊。

叶先生认为古龙小说“到处充斥‘绝对’或武断之词”,他本人所写评论,武断之辞更是所在多有。

 

 

上世纪七十年代,金庸修改旧作。对此,倪匡很不满意,叶洪生更有意见。倪匡是不满意金庸把一些精彩情节给删掉了,认为越改越差。叶洪生之所以有意见,那就更有意思了,不是因为金庸改差了,是因为叶洪生认为金庸改得太好。

叶洪生对“据新版《金庸作品集》(修订本)来高估金庸的小说艺术成就”深致不满,指出“若仅以金庸修订本作品(实为重新改写)来与并世各武侠名家小说原著比较高下,在立足点上即不公平。”

似乎,金庸修改旧作,并且改得较前为好,竟是做下了亏心事?

考试结束,叶老师宣布成绩:“张三考分比李四高,然而,但是,李四同学答完题后从来不检查答案,而张三同学呢,答完题后检查了好几遍,改正了多个错误答案,所以,若仅以张三改正后的试卷来与李四同学的成绩比较高下,在立足点上即不公平!”

什么逻辑?

按叶先生的逻辑,说“曹霑比琼瑶更杰出”这话也“不公平”,人家琼瑶女士基本不修改作品,你老曹呢,改了又改,改了又改,足足改了十年,在立足点上,公平吗?

 

 

齐威王的上驷,跑得比田忌的上驷更快;齐威王的中驷,跑的比田忌的中驷快;齐威王的下驷,跑的比田忌的下驷更快。不搞孙膑那一套把戏,我们能否由此得出“王马比田马快”的综合结论?

只允许齐王的中驷出来参赛,公平?不公平?

比较某两位小说家的成就,在我看来,有三种相对“公平”的方式:

【一】“上驷”对“上驷”,“中驷”对“中驷”,“下驷”对“下驷”。

个人浅见,《射雕英雄传》是最有趣的一部书,但不是金庸最好的一部。修改后的《射雕》,只能算中驷,未改的《射雕》,在中驷与下驷之间。

【二】忽略“中驷”“下驷”,各自把最好的作品(“上驷”)拿出来比较高下。

我个人不以《射雕》为金庸最好的小说,有一些朋友可是这样看的。印象中这样的读者不占多数,并且,即使在这少数的把《射雕》看成金庸最好小说的朋友中的大多数也是把《射雕》看作金庸最好作品“之一”,而非“唯一”。

假设(幸好仅是假设)金庸压根就没写《射雕》一书,几乎不影响对他文学成就的评价。

再假设金庸在《鹿鼎记》之后不曾“封笔”,又写一部小说,像《笑傲江湖》《鹿鼎记》一样好,却无重大突破(像金庸自己预感的那样),不比《笑傲江湖》《鹿鼎记》更好,如此,这部新作也不会怎样拉抬他的文学成就的。

 作为读者,我当然对金庸的“封笔”感到遗憾,但从作者的角度来看,这种形态下的“封笔”,无损其文学地位。

金庸要与其他武侠名家最好的作品相比较,不是只有《射鵰》拿得出手的。

【三】早期作品对早期作品,中期作品对中期作品,晚期作品对晚期作品。

金庸1955年开始写小说,第三年,1957年,创作《射雕英雄传》,前有《书剑》《碧血剑》,在他十五部作品中,创作时间上排第三。

《射雕》,是金庸早期作品。

早期作品对早期作品,例如,跟古龙小说相较,应该把《射雕》对比《剑气书香》或者《残金缺玉》。

拿甚么与《楚留香》《七种武器》相比较?有《天龙》《笑傲》。

 

    四

 

   《射雕》的修改,很成功。但这在15部小说中是特例,完全不具有普遍性。

   《书剑》《碧血》改动很大,甚至比对《射雕》的改动还大,效果不佳,进步不大,仍是劣作。

    金庸最好的作品,《笑傲江湖》《鹿鼎记》《侠客行》《连城诀》,修改的幅度比《射雕》小出太多。

    一叶障目,以偏概全。尚不能断言叶洪生是有意为之,但他《偷天换日》一文,确实成功地造成了这样的误解:金庸十五部小说的修改,幅度与效果都如《射雕》;金庸小说本初只该得70分,经修正,得了88分。

    不是这样子的。

   《射雕》的修改乃是特例。

    金庸小说不是一部,是十五部。原作综合得分已经85,修订后可得90分【注1】。

 

     五

 

    金庸第一次修订旧作,确实拉大了他与其他武侠作家的差距,没有叶洪生《偷天换日》所呈现的那样夸张罢了。

    由此,叶先生指称:“若仅以金庸修订本作品(实为重新改写)来与并世各武侠名家小说原著比较高下,在立足点上即不公平。”

    如果这也算“在立足点上不公平”,这样“不公平”也忒多了!两个人的家庭环境、生活背景、教育程度、心理素质、智商情商…都不可能一样,比较二人之成就高下,立足点公平吗?

    济慈26岁辞世,歌德写《浮士德》就用了60年,说歌德的文学成就高于济慈,以叶先生的逻辑推论,在立足点上公平否?

    或谓“文无第一”,此言确有道理,却也不宜将这样的道理绝对化。杜甫、歌德之成就显然高于李贺、济慈,哪会完全分不出高下?

    但是,按照叶洪生的“立足点公平论”,世界上就再也不存在文学成就高下的问题了,因为:“以金庸修订本作品来与并世各武侠名家小说原著比较高下”也算“在 立足点上不公平”的话,这样的“不公平”也忒多了!每一位二流作家都可以轻易找出自己之所以未臻于一流的种种“立足点不公平”的理由。

 

  六

 

    我拿考生成绩来比拟小说家的文学成就,问题是:各人何时交卷?

    答曰:死的那一天。

    各自努力,或写或改,到辞世那一日,就算交卷了。盖棺论定,从兹始矣!期间遇有天灾人祸,只能按倒霉处理。  

    达到叶洪生那样标准的“在立足点上公平”,怎么可能?

    以金庸修订本作品来与古龙小说原著比较高下,在立足点上不公平。那么, 以金庸未修改的小说来与古龙小说原著比较高下,在立足点上就公平了?金庸写了十几年,古龙写了二十多年,在立足点上又何尝公平?

    这也不公平,那也不公平,你说你的不公平,我说我的不公平……如此这般说来说去,没完没了,乱七八糟,一塌糊涂,倒是蛮好玩的事。

     

  七

 

     我很佩服叶洪生先生,还有林葆存先生(二人合著有《台湾武侠小说发展史》)的学问,只是感觉:其人立论,“意气”的成分未免太重。

    汉文化圈,是一个整体。以汉语写出的杰作,无论作者本意为何,最终面向的都是全世界的华人读者。身为读者,得能拜读第一流的汉文学作品,很畅意,也多会引为光荣的。至于它的产地在台、在港、在陆、在海外,根本不重要。

    况且,台湾这60年来在文学上总体成就高于香港,比貌似庞然大物的大陆,只怕也要高出不少。按理说台湾学者真不必自卑到斤斤计较于“武侠小说”一隅的得失高下。 

    拘泥于雅俗之见,将武侠小说打入另册,固然不妥。不过,将眼光拘泥于一处,将“武侠”领域看成唯一的天地,更是不当。

    林葆存《解构金庸》,对金庸小说对其它武侠作品的所谓“排挤效应”很是不爽。如果林葆存是不忿于“劣币驱逐良币”倒也罢了。可林先生也认为“在中国近代武 侠小说发展史中,毫无疑问地,金庸是首屈一指的重要作家,而其作品也是质素最高的。”既如此,所谓“排挤”正属事理之常。金庸固然“排挤”了古龙,古龙小说又何尝没有“排挤”梁羽生、司马翎、温瑞安的作品?梁温司马三家对其他武侠作者还不是照样加以“排挤”,毫不客气?

     中外文学史上,向来“赢家通吃”,“排挤”之事,再正常不过。中国白话小说少说也有五六百年历史了,到了今日,一般的文学爱好者普遍阅读的也不过《红楼》《水浒》《儒林》等数部或十数部小说而已。

    人生也有涯,书海也无涯。即是很肯于读书的人,要在区区数十年间将中外各时代、各领域的第一流作品读遍,已然不及,再遍读某一领域的二流三流甚至不入流的作品,岂非生命的浪费?

     对于叶、林先生这样的某一类型作品的研究者,以及对某一类型作品有偏嗜的读者,算不上浪费的,但不宜要求每位读者都是如此。

 

                                                                                                                                            2010、8

【注1】对某一作品或某一作家之成就的评价,毕竟不像“打分数”那么简截而精确,鄙人虽知如此,还是要拿“分数”来说事,只为了这样说事可以更省事。
  评论这张
 
阅读(207)|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