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liuguozhong11 的博客

刘国重的读金时代

 
 
 

日志

 
 
 
 

斯人也而有斯疾——谈游坦之  

2009-12-13 21:20:31|  分类: 我看金书人物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聚贤庄少庄主游坦之出身于一个家道殷实的武林世家,但在伯、父被难之后,流落江湖,竟作了契丹人“打草谷”的战果,后来更以盗窃维生,彻底沦为贫下中农,或流氓无产阶级。
       阿紫原是大理国镇南王的私生女,后又成了契丹南院大王的小姨子,理所当然属于地主阶级的一分子。
       阿紫对游坦之惨无人道的种种虐待、利用,是由她的阶级本性所决定,体现了封建统治阶级对待人民的凶残本性。
       伟人教导我们说:“世界上从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阿紫的虐待,自然激发出游坦之内心的阶级仇民族恨,那才合情合理、有缘有故,但游坦之不此之图,忘记了毛的光辉教导,他居然——爱上了阿紫!
       人怎么可以贱到游坦之的程度?
       我们且看他在阶级敌人阿紫面前的丑态:
 
       阿紫说道:“你伸手入瓮罢!”游坦之泪水涔涔而下,跪下磕头,说道:“姑娘,你练成毒掌之后,别忘了为你而死的小人。我姓游,名坦之,可不是什么铁丑。” 阿紫微微一笑,说道:“好,你叫游坦之,我记着就是,你对我很忠心,很好,是个挺忠心的奴才!”游坦之听了她这几句称赞,大感安慰,又磕了两个头,说道: “多谢姑娘!”
 
      游坦之,具备“斯德哥尔摩综合症”一切的典型症状。
      社会学者及心理学家们是以1973年发生在斯德哥尔摩一家银行的劫持事件来为这一心理疾患命名的,金庸写作《天龙八部》,则始于1963年。
      钱钟书以为“心理学家见事每落文学家之后”。米兰·昆德拉也认为小说的智慧超前于哲学,“小说在弗洛伊德之前就涉及了无意识,在马克思之前就涉及了阶级斗争,在现象学家们之前就实践了现象学。”
      如今,可以再添一笔:金庸在国际医学界发现探讨“斯德哥尔摩综合症”之前,就已经用小说揭示了这一心理疾患的存在。
     如此人物,岂可简单的以“通俗作家”目之?
     游坦之发病,远在北宋年间,比斯德哥尔摩银行女职员早了900年。逮至金庸将此事发掘面世也在1964年左右,比斯德哥尔摩事件仍是早出9年。我国应申诉于世界卫生组织、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瑞典皇家学院、海牙国际法庭,强烈要求将此病正名为“游坦之综合症”,扬我国威。
     斯德哥尔摩银行的女职员爱上她们的绑架者,为之辩护,与之在服刑期间订婚;游坦之爱上他的劫持者阿紫,为她奉上双眼,生死追随。
     《天龙八部》写成之后十一年,1977年,在美国,“斯症”又出经典病例,与“草木残生颅铸铁”的游坦之更为近似。这一年5月19日,27岁的姑娘卡罗,在路上搭便车,车上是一家三口,丈夫卡门龙,妻子珍尼斯。半途中,卡门龙突然用刀子抵着卡罗的喉咙,绑住了卡罗的双手,然后把她带回家,关进地窖里,卡门龙把她身上的衣服脱去,开始用鞭子抽打她。以后每天,卡罗先被毒打一顿,然后吊在门檐上。卡门龙特意用金属做了一个双层头罩罩在卡罗头上(刘按:这一点与阿紫对游坦之的手法尤其相似,或许金庸与卡门龙都是从大仲马描写的铁面人身上获得灵感)。卡门龙疯起来的时候会把卡罗的头按在水里,直至几乎窒息,或者接通电线,或者用手扼她的脖子。每当卡门龙折磨卡罗的时候,他就会变得异常兴奋(刘按:阿紫折磨游坦之,只有更兴奋)。当确定卡罗不再试图逃跑时,卡门龙决定和她结婚。自此,卡罗有了更多的自由,甚至可以出外慢跑,而卡罗每次总会回来,自觉放弃逃跑的机会。7年后,卡门龙的妻子良心发现,帮助卡罗逃离。回家之后,卡罗余情未了,一直打电话给卡门龙,保证决不起诉他。
      除了性别不同 ,游坦之与卡罗的行径,相似极了! 
      斯人也而有斯疾也,金庸小说中虚构的游坦之这一人物形象,是最明显的“斯症”患者,而在现实中,潜在的“斯症”患者,正不知凡几。
     “游坦之综合症”,于吾土吾民间,有着最广泛的群众基础,集中表现在对君王的态度上。
       对于“独裁无胆”的领导者,国人打心眼里瞧不上,极尽讽诮挖苦之能事,必欲去之而后快。
       国人对帝王的要求至简:具不测之威,能活人能死人。令人活不稀奇,让人死才了不起。并且要让他们死得心甘情愿心悦诚服,死前且要匍匐尘埃山呼万岁谢主隆恩,这才像个皇帝的样子。荼毒无数生灵而仍稳坐江山,最最了不起。
       前几年,电视剧《汉武大帝》热播,万人空巷,同声赞扬。以这样的方式,汉代黔首们的后人,也就是《汉武大帝》的制作者与拥趸们,向2000年前完全不尊重生命、为了一己功业闹得四海困穷、“天下户口减半”(《汉书·五行志》)的暴君刘彻,奉上自己最大的敬意,以及,最深的爱意。目睹此景,只是觉得丧气,竟不知此是人间何世!
       张艺谋更成功地把自己的“斯德哥尔摩综合症”传染给他胶片里的“无名”《英雄》,提刀(“自宫”的手术刀?)而立,为之四顾,为之踌躇满志。
      历代暴君视生命如草芥,以百姓为刍狗,恣意摆布、屠戮、奸淫、蔑辱之,难得的是,这种做法获得了广大人民的衷心拥护。唯一的企盼是:扮好自己的顺民角色, 莫使帝王的雷霆之怒降临到自己及家人头上。他人受刑,正是广大人民群众的盛大节日,万人空巷,喜上眉梢。围观之外,兼以表达对政权的认同拥护,何乐不为?
       万一命运不济,自身遭灾,也只得自我宽解,“雷霆雨露,皆是皇恩”,坦然引颈受戮,不好有丝毫怨言,否则即是大不敬,悖逆之罪!
      不由得你不惊叹:人是可以贱到游坦之以及斯德哥尔摩女职员的程度的!
       拙文《破译葵花宝典》提到了宝典的太监作者,有网友教示:“太监在中国由于儒家的多年丑化,已属贬义词汇。但在金庸小说里,太监并不是丑类的代名词。他还写了一个太监英雄萧半和。”真是天语纶音,令我“叹观止矣”!
       胡适先生将太监与小脚、鸦片并列为吾国真正国粹,本身已是丑到极处,何须儒家的“多年丑化”?儒者们又何尝丑化过太监?帝王为一己淫欲与独占欲,阉割数万人为太监,这种极端非人道的举措,何曾见历代以“民胞物与”“仁者爱人”自我标榜的儒者发出谏诤?见而不言与其同罪!儒家之忠君教化与太监文化间的距离,竟有多大?
      《鸳鸯刀》中萧半和为反抗异族统治刺杀清帝入宫做了宦者,在这位网友看来,表示金庸对太监的肯定,那么有人为复仇而卖身为奴,是否是在以实际行动讴歌“奴才”这门很有前途的职业?
      金庸认为“真正的英雄,并不取决于他打下多少江山,要看他能不能为人民百姓带来幸福”,见识也不见得多么高明,不过是一个“人”读史论史演史所应抱持的基本态度。
      帕斯卡《思想录》:“人只不过是一根苇草,是自然界最脆弱的东西;但他是一根能思想的苇草。”   于今,我为其下一转语:
      丧失了独立精神自由思想,人,就纯洁得如一枝芦苇。
      摇曳在风中,在雨中,多少爱娇,多少姿媚! 
 
                                                                                                       2006、8

 
 附录:

 

[转贴]洛阳“性奴案”嫌犯李浩经常参加周王城毛左的活动
2011/9/27 12:24:13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猫眼看人

     日前,河南洛阳警方破获离奇大案,洛阳市技术监督局执法大队工作人员李浩,在购买的地下室内开挖地窖,先后将6名歌厅女子诱骗至此囚禁为性奴,被囚禁时间最长的女子为两年,有两名女子被残忍杀害。
    在对被解救女孩询问时发现,她们对被囚禁期间的描述反映出,李浩对大家“照顾有加”。见到民警之前,这些女子甚至“忘记了恨”。最让民警们不能理解是,被解救女子,竟然还在民警调查过程试图袒护李浩。
    看了这段报道,我心里产生很深的感触,是啊!一个凶残暴戾作恶颇多的大魔头,为什么会得到被摧残被压迫的性奴们的拥戴和维护?难道人性中有那么多的下贱与奴性?当然,要把人行分析透彻,起码得一部大部头著作!不得不佩服这个嫌犯李浩,真是活学活用了毛思想:
    1, 剥夺迁徙自由,定量供给
    把女子们囚禁起来,剥夺迁徙权和自由,定量定期供给食品,女子们得到了食物就如同得到了生命,对给与食物的人好感就会增多,时间一长,感觉就会在女子们心里 潜移默化,是李浩养活了他们,“春风化雨”!
    2,洗脑。
    把任何外来信息渠道掐断。让女子们信息闭塞,提供经过挑选的 新闻信息,天天讲月月讲反复灌输。另外,生活中的娱乐活动控制在最低范围(仅一台电脑玩游戏),把男女间的交合之欢作为奖赏,让女子们竞争上位,无形中, 李浩居然在女子们心中感恩思想:感激李浩给她们带了幸福来,带了幸福来!
    3,搞阶级斗争,铲除异己,拉一帮人打一帮人。
     让女子门内斗,以大多数人决定少数人生死的方式,在女子中间画线,让自己反对的女子死!血雨腥风,让自己支持的女子生,心情好的时候还带其外出卖淫,李浩在女子们心中,就此留下生死与共的深深烙印。
     最后,李浩成了性奴们的伟大恩师和亲人,没有李浩,她们早就饿死了,没有李浩,她们无法得到性快乐,没有李浩,她们连电脑游戏都打不成。没有李浩,她们连住的地方都没有。李浩给了他们一切。
     如果这些性奴多一点,时间长一点,这些性奴将来搞出什么三忠于四无限表中心的荒唐举动绝对可能。

  评论这张
 
阅读(5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