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liuguozhong11 的博客

刘国重的读金时代

 
 
 

日志

 
 
 
 

【谈笑之十一】黑木崖上,那一幕华丽的演出  

2009-12-13 07:38:46|  分类: 纵谈《笑傲江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千年古国贫愚弱,

            一代新邦假大空。

                      ——杨宪益  

 

 

 

    安徒生《皇帝的新装》,看前半部分,非常“东方”的故事,至于结尾,美中不足,未免太“西方”了。

    在东方,那个妄言“可是他什么衣服也没有穿呀!”的傻孩子,其结局不外:

    []、话没说完,就给人堵上一嘴的马粪。

    []、被强行送进“非正常人类研究中心”,供科研之用。

    []、在人民群众的不断教育下,痛悟前非,深切认识到“这衣服多么合身啊!式样裁得多么好看啊!多么美的花纹!多么美的色彩!这真是一套贵重的衣服!”

    []、吾皇稍稍示意,义愤填膺的人民群众一拥而上,将其掐死,或是踩死。

    []、不等领袖示意,具有高度政治觉悟的群众早已迫不及待,仍是一拥而上……

    这傻孩子,不外这五种结局,如果他落在东方。

    在东方,领袖的旧衣永远洁净朴素,皇帝的新装永远璀璨夺目。

   “全国人民乔装打扮”(王朔语),化国家为剧院,俾全民作演员。演戏,依然是东方的故事。

    东方啊东方!

    令狐冲这傻蛋,也曾误入黑木崖的戏台,看一帮“做戏的虚无党”,卖力演出:

 

     “…… 阴暗的长殿之中却是近百人伏在地下,口吐颂辞。令狐冲心下说不出厌恶,寻思:‘……这样一群豪杰之士,身处威逼之下,每日不得不向一个人跪拜,口中念念有辞,心底暗暗诅咒。言者无耻,受者无礼。其实受者逼人行无耻之事,自己更加无耻。这等屈辱天下英雄,自己又怎能算是英雄好汉?’……殿中颂声大作,都说教 主仁义盖天,胸襟如海,大人不计小人过,众部属自当谨奉教主令旨,忠字当头,赴汤蹈火,万死不辞,立下决心,为教主尽忠到底……只听得有人向任我行揭发东方不败的罪恶,说他如何忠言逆耳,偏信杨莲亭一人,如何滥杀无辜,赏罚有私,爱听恭维的言语,祸乱神教。有人说他败坏本教教规,乱传黑木令,强人服食三尸脑神丸。另有一人说他饮食穷侈极欲,吃一餐饭往往宰三头牛、五口猪、十口羊……各人所提东方不败罪名,越来越多,也越来越加琐碎。有人骂他喜怒无常,哭笑无端,有人骂他爱穿华服,深居不出。更有人说他见识肤浅,愚蠢胡涂;另有一人说他武功低微,全仗装腔作势吓人,其实没半分真实本领。……接着又听一人说东方不败荒淫好色,强抢民女,淫辱教众妻女,生下私生子无数……”

 

    此时的令狐冲,像安徒生童话中的那个傻孩子,完全不能进入角色,他他他啊丧心病狂,居然想着“东方不败为练《葵花宝典》中的奇功,早已自宫,甚么淫辱妇女,生下私生子无数。想到这里,再也忍耐不住,不由得笑出声来。这一纵声大笑,登时声传远近。”

   “这一纵声大笑”,饱含讥嘲之意。听闻此笑,圣教主任我行他老人家的反应我们还没看到,广大人民群众早就义愤填膺怒火中烧,“长殿中各人一齐转过头来,向他怒目而视。”

    想来教徒们一则看圣教主先前对此人甚好,向他下手,难保不会拍马屁而误拍到马蹄上,太不识趣。再则,大家掂量令狐冲的武功,只怕自己打他不过,一旦动手,难免要以身殉教。就像后来鲍大楚长老说的那样“咱们若得为教主殉身,原是十分荣耀之事,只不过却损了神教与教主的威名。”(《笑傲.36.伤逝》)

   “损了教主威名”,这这这,如何使得?!

    黑木崖上,阿Q成群!

    “一犯(阿Q的忌)讳,不问有心与无心,估量了对手,口讷的他便骂,气力小的他便打,然而不知怎么一回事,总还是阿Q吃亏的时候多。于是他渐渐的变换了方针,大抵改为怒目而视了。”神教教徒们眼看令狐冲气力似乎不小,打起来自己吃亏的机会可太大了,自然“变换了方针,改为怒目而视。”

    要不,这帮义愤填膺忠字当头的神教教徒,早就一哄而起、一拥而上了。

    在东方,那个妄言“可是他什么衣服也没有穿呀!”的傻孩子,其结局不外:

    []、话没说完,就被父亲将嘴堵住。

    []、被强行送进“非正常人类研究中心”,供科研之用。

     ……  ……

     黑木崖上,任大小姐盈盈,扮演了“不等他说话,先堵上他嘴”的角色。“盈盈知道他闯了祸,抢过来挽住了他手,道:‘冲哥,他们在说东方不败的事,没甚么听的,咱们到崖下逛逛去。’令狐冲伸了伸舌头,笑道:‘可别惹你爹爹生气。’二人并肩而出……”

     古怪!古怪!

     查良铮(穆旦)与查良镛(金庸),一在天津,一处香江,地北天南。居然不同的笔下,描述了相同的场景。莫非穆旦先生也曾身在黑木崖看过戏来?

 

      “慷慨陈词,愤怒,赞美和欢笑
       是暗处的眼睛早期待的表演,
       只看按照这出戏的人物表,
       演员如何配置精彩的情感。”(穆旦《演出》)

    

     一如黑木崖上,演出人人有份,绝不落空。而:

      终至台上下已习惯这种伪装,
  
   而对天真和赤裸反倒奇怪:
  
   怎么会有了不和谐的音响?
      快把这削平,掩饰,造作,修改。”

 

      黑木崖上,所有的群众演员都极端敬业,倾情奉献,卖力演出,唯有“天真,赤裸”的令狐冲,“忍耐不住,不由得纵声大笑”,大家少不得要“一齐转过头来,向他怒目而视”——广大人民群众很紧张、很纳闷:“怎么会有了不和谐的音响? 快把这削平,掩饰,造作,修改!”

     每个人都匍匐尘埃,口吐无耻之言,身行无耻之事,这份“无耻”,摊到每个人头上,感觉就很稀薄了。

     一旦某一人“决不跪在地上,以显出刽子手们的高大,好阻挡自由的风 ”,如此,你让大家怎样去面对自己?!

    “阴暗的长殿之中却是近百人伏在地下,口吐颂辞”,难道这“近百人”被逼做此无耻之事,心中竟全无怨愤?鲁迅说的好:“中国人所蕴蓄的怨愤已经够多了,自然是受强者的蹂躏所致的。但他们却不很向强者反抗,而反在弱者身上发泄。”所以,神教教徒断不会对圣教主不敬,只好向令狐冲“怒目而视”。

      慢慢就习惯了。“万事闭眼睛,聊以自欺,而且欺人,那方法是:瞒和骗。”(鲁迅《论睁了眼看》)

       终有一天,教徒们会教育自己相信:自己说这些话,做这些事,都是出于对“泽被苍生”的圣教主的一片忠爱之心,不仅不丢脸,并且光彩的很!“中国人的不敢正视各 方面,用瞒和骗,造出奇妙的逃路来,而自以为正路。在这路上,就证明著国民性的怯弱,懒惰,而又巧滑。一天一天的满足着,即一天一天的堕落着,但却又觉得 日见其光荣。”(同上)                 

      我相信:黑木崖上的圣教主,是幸福的。广大教徒,早晚也将体会到一种巨大的幸福感,并且会越来越感幸福,“人世的幸福在于欺瞒,达到了一个和谐的顶尖。”(穆旦《哀悼》)

      在东方,领袖的旧衣永远洁净朴素,皇帝的新装永远璀璨夺目。

      化国家为剧院,俾全民作演员。

      演戏,

      依然是东方的故事。

 

                                                   2009128

  评论这张
 
阅读(3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