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liuguozhong11 的博客

刘国重的读金时代

 
 
 

日志

 
 
 
 

[说狐之三] 奏《广陵》,要杀人!  

2009-12-13 07:18:37|  分类: 令狐冲任盈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陶(渊明)却是有力,但诗健而意闲。 隐者多是带性负气之人 。

                                                                  —— 朱熹

 

      我在《如果任我行不死》贴中,谈到是金庸谋杀了圣教主任我行,让他在马上要“一统江湖”的关键时刻殒命。而“冲虚一思索,老任就发笑”,冲虚道长在恒山的 种种布置(主要是安放炸药),根本如大野捕风,完全无效。金庸在书中已经隐晦地提到:那天任我行根本不想去恒山悬空寺旅游!

      任我行的大方略是:“令狐冲回去,必然向少林与武当求援,这两派也必尽遣高手,上见性峰去相助。我偏偏不攻恒山,却出其不意的突袭武当,再在少室山与武当山之间设下三道厉害的埋伏……”

      因此,我谓:以《笑傲》的逻辑演变下去,任我行不死,势必“一统江湖”!只是为了使结局免于太灰色,金庸才安排他出师未捷身先死。

      此帖发出,好多网友不同意。认为‘任我行不死,未必能一统江湖,别忘了武侠小说的第一要素就是出人意料’,然而,我们也不可忘记《笑傲江湖》不是简单的 “武侠小说”,金庸自称“这部小说企图刻划中国三千多年来政治生活中的若干普遍现象”,政治在细节上也有“出人意料”的地方,但最后的结局,总是任我行这 样具有赌徒痞子流氓性格的政客笑到最后,绝少例外。因此金庸才会说“历史上大部分时期是坏人掌权”。
      在《笑傲·后记》中金庸自称:“(任我行)在我设想时主要不是武林高手,而是政治人物……这种形形色色的人物,每一个朝代中都有”,既然金庸要以《笑傲江湖》“刻划中国三千多年来政治生活中的若干普遍现象”,如此说来,任我行就不是一个人,而是代表了一种政治家类型。

     中国政治普遍现象是什么?是秦始皇、曹操、铁木真、朱元璋……这种人混一天下。

     2006年,余英时先生获得素有“人文社会科学领域的诺贝尔奖”之称的“约翰·克鲁格终身成就奖”,实为华夏之光。余先生也是金庸小说的老读者了,他认 为:“金庸无疑是现代武侠小说最有创造力的作家,是当‘大师’之称而无愧。1970年代我回到香港工作了两年,和金庸变成了朋友,对他深厚的文史造诣更为 欣赏。……恰好新儒学大师牟宗三是他的知音。”

    金庸和余英时先生对中国历史的认知,颇有相通之处。余先生也认为:“中国史上的成王败寇大致有一个共同的特征,即是社会边缘的人物。近人张相辑了一部《帝 贼谱》,可以使我们看到他们的社会背景。清初呂留良(刘按:在《鹿鼎记》中劝韦小宝争夺帝业的就是此人)曾大胆指出,历史上所谓‘创业垂统’的英雄其实多 是肆无忌惮的‘光棍’。”
    《笑傲》世界,谁最肆无忌惮?谁更“光棍”?

     唐德刚先生深研国史,结论略同。“做开国之君者要雄才大略、文武兼资。更重要的还须泼皮胆大、心狠手辣;行为上要带数分流氓、几成无赖,才能打得江山,坐 得第一把交椅;古人说‘自古帝王多无赖’,至理名言也……英雄们都是最大的赌徒,输了,你要有把老婆孩子也‘押’到赌台上去的雄心,才能翻本,才能发财。 畏首畏尾,婆婆妈妈,‘多端寡要’,哪能上得了赌场?”

   《笑傲江湖》中当以任我行最具“赌徒”性格,当年他把《葵花宝典》传给东方不败固然是一场豪赌,论者低看任我行的政治才能,往往以此为口实,这次豪赌,分 明是任我行输了!然而,不敢赌或只赌小钱,消除了身上“霸气”他就不是任我行了!12年后,在少室山上,其赌性丝毫未改:“方证大师双掌击他后脑,不必击 实,掌风所及,便能使他脑浆迸裂。任我行反擒余沧海之时,便已拿自己性命来作此大赌,赌的是这位佛门高僧菩萨心肠,眼见双掌可将自己后脑击碎,便会收回掌 力。”

     改掉了“赌性”,任我行会更周密更细致更谨慎更稳妥,然而,也就沦为萧何、胡汉民一流人物,成就不得余英时先生所言“打天下的光棍”。

     政治角斗场上,并不是每一个肆无忌惮的赌徒都会赢,也并不是每一个“任我行类型”的政治家都能“一统江湖”,那是因为还有同类型的政治家比他更邪恶,更暴虐,更铁血,更无情!曹操一统北方就死翘翘了,后面跟着司马懿、司马昭……三马同槽!

     或者金庸可以再写几十万字,让另一个“任逍遥”灭了任我行,最终仍是“一统江湖”!否则,就谈不到“刻划中国三千多年来政治生活中的若干普遍现象”。

    《笑傲江湖》写成这样,当然也是受文类限制,毕竟《笑傲》是基于历史与“政治基本现象”而采用“武侠小说”形式进行的模拟虚构。写出《笑傲江湖》真正的大 结局,那么所有的江湖门派必然归于日月神教一统,《倚天》中“先诛少林,再灭武当、惟我明教,武林称王!”的宣言,明教做不到,而日月神教会真正将其实 现。
    如此,就与历史、现实发生矛盾,毕竟少林、武当,今日犹存。

    另外,就是武侠小说的“商业性”,有以致之。金庸未能完全跳脱“大团圆”的俗套,在结尾处,以“瞒和骗”手段敷衍过去,他终于没有把“中国三千多年来政治生活中的普遍现象”的真面目呈现出来。因为太肮脏、太可怕、太恐怖,只怕会把《明报》读者脆弱的心灵吓出病来。

   《笑傲》当然是20世纪中国最杰出的政治寓言小说,然而对比西方最杰出的同类小说奥威尔的《1984》,思想差距,是巨大的。

    金庸非不能也,是不为也!他其实并不甘心于此,于是,在书中隐约透漏了几分玄机:冲虚道长在恒山的种种布置,根本如大野捕风,完全无效。那天任我行根本不想去恒山悬空寺旅游!

    要避免任我行“一统江湖”的大结局,让他在关键时候死去,是最利索、最讨巧的处置。

    然而,仍有另一种处理方式。

    网友回帖,倒与我的观点暗合:“唯一的变数是老风看不过去了,出手刺杀任我行”,我也感觉金庸曾设想过用刺杀任我行的方式,来避免“江湖一统”,不过,刺客应该不是风清扬(他在传令狐以“独孤”之后,任务已经完成),而是令狐冲。

     只有令狐冲,既掌握了杀人的手段,“独孤九剑”,又继承了《广陵散》的抗暴精神。《笑傲江湖》有杀人的心,“独孤九剑”具宰人之力。

     大胆假设一下:60年代的金庸是在聆听琴曲《广陵散》的过程中,产生了《笑傲江湖》的创作灵感,当时的金庸,胸中莫名一股郁怒不平之气。

    《笑傲江湖》之曲,改编自《广陵散》,而《广陵散》原称《聂政刺韩王》,其声忿怒躁急,有雷霆风雨、“戈矛纵横”的气势,幽微处,如闻聂政与韩王刀剑格斗之声。大儒朱熹敏锐地觉察到:“其曲最不和平,有臣凌君之意。”

    《广陵散》一曲,是宰人的音乐!此曲元气淋漓,传递着追求自由、反抗暴政以及暴君的心声,2000年来流淌着这个民族浩荡不息的英雄血,是真正的“武侠精神”。

         此时的“独孤九剑”,乃与“倚天剑”合一。 “张无忌说道:‘(倚天)剑中所藏,乃是一部厉害之极的武功秘笈。……若有人一旦手掌大权,竟然作威作福,以暴易暴,世间百姓受其荼毒,那么终有一位英雄 手执倚天长剑,来取暴君首级。统领百万雄兵之人纵然权倾天下,也未必便能当倚天剑之一击。’”(三联版《倚天屠龙记》1562页)

    《笑傲江湖》一书是极具张力的伟大作品,它的张力缘自“灭门”与“归隐”两大主题的碰撞,未尝不会演化成以令狐冲为代表的“笑傲江湖”与以任我行为代表的“一统江湖”的对决。

     令狐冲所凭恃者,‘独孤九剑’。《笑傲》第20回谈到:“独孤九剑是敌强愈强”,这说的是“剑”,其实也在说使剑之人。对方压迫力越大,己方的抗御力就越强。

    令狐冲作为华山派掌门人最有希望的继任者,江湖地位已经不低,但他这一点也与陶渊明相似——善于和群众打成一片,把自己混同于普通百姓。令狐冲首次在书中 被人提起时,正在与一个“身上污垢足足有三寸厚,烂衫上白虱钻进钻出,眼泪鼻涕,满脸都是”的老乞丐共饮“猴儿酒”,此后他在洛阳跟街上小痞子赌钱让人痛 殴,也漫漫不以为意。然而“在黑木崖上,不论是杨莲亭或任我行掌握大权,旁人随便笑一笑都会引来杀身之祸,傲慢更加不可”,此时的“令狐冲却是天生的不受 羁勒”(《笑傲江湖·后记》)

    《笑傲江湖》最初版本中,令狐冲既助任我行夺回教主之位,紧接着就是嵩山‘并派’大会,之后,等令狐冲回到他的恒山,恒山派已经内乱,背后的最后的发动 者,不是(后来修订版写的)岳不群,正是任我行!【注1】也即是说,在金庸最初的构想中,任我行重新掌握大权之后,即已将斗争矛头,指向老友。

     我的大胆假设:小说发展到这里(已经80多万字了),金庸尚未下定决心要让任我行猝死。

    《笑傲江湖》全书最大的压迫力,来自任我行“一统江湖”的野心,“独孤九剑,敌强愈强”,完全可以演成另一结局:匹夫一怒,流血五步,天下缟素!
     然而,金庸终于没有采取这一处理方式,因为这也不代表“中国三千多年来政治生活中的普遍现象”,刺杀暴君之事,自秦代以来,几乎绝迹。

     比较而言,任我行猝死与任我行遇刺,反而是前者更具有可信性。

     《红楼梦》第二回《贾夫人仙逝扬州城 冷子兴演说荣国府》:“若大仁者,则应运而生,大恶者…始皇、王莽、曹操、桓温…则应劫而生……清明灵秀之气…使男 女偶秉此气而生者……若生于公侯富贵之家,则为情痴情种。若生于诗书清贫之族,则为逸士高人……如前代之许由、陶潜、阮籍、嵇康、刘伶……此皆易地则同之 人也。”

     令狐冲与贾宝玉同属第三类,“此皆易地则同之人也”,而任我行,当然是“秉天地之邪气”的大奸巨恶。他与秦始皇是同类型的政治家,任我行初次听闻上官云 “千秋万载一统江湖”的颂词,毕竟有些不习惯,他的反应是:“甚么千秋万载,一统江湖,当我是秦始皇吗?”(三联版1187页) 

     历史上的秦始皇也是暴卒猝死。

     战国纷纷,何尝缺乏方证、冲虚、左冷禅这样高明的政治家,最后的结局仍不免“六王毕四海一”,谁说任我行无望“一统江湖”?

     任我行与赢政,区别在于:任猝死于“一统”之前,赢猝死于“一统”之后。

     秦始皇统一天下后11年猝死于沙丘,活了50岁。他要是再活二三十年,其功业,就不仅止于统一天下,并且要“亡天下”。

     顾炎武在《日知录》中写道:“有亡国,有亡天下。亡国与亡天下奚辨?曰:‘易姓改号,谓之亡国。仁义充塞,而至于率兽食人,人将相食,谓之亡天下”。一个 政权的崩溃,谓之“亡国”,整个民族文化价值的丧失,谓之“亡天下”。在“一统江湖”之后,秦始皇就开始“焚书坑儒”的伟大事业,毁灭华夏文化。

    秦始皇焚书,伏生藏《尚书》于壁中。经过秦汉之交的战乱,其所藏《尚书》尚存二十九篇。汉初,召其入朝。此时伏生已九十多岁,行动不便,汉文帝便让晁错到济南伏生家中学习《尚书》。

    如果秦始皇没有像任我行那样猝死,多活二三十年,各种典籍势必荡然无存,整个民族文化价值终将丧失。

    窃以为:金庸并非一味反对“一统”,甚至也不反对暴力统一,他反对的,是疆域一统后,秦始皇性质的思想一统、精神窒息、灵魂奴役。

    金庸曾言:“我这一生如能亲眼见到这样一个统一的中国政府出现,实在是毕生最大的愿望。”但他所谓“统一的中国政府”是指“一个独立、民主、中立,人民享有宗教自由、信仰自由、言论自由、企业自由,人民权利获得充分保障的民族和睦政府。”(《在台所见·所闻·所思》)。

    ‘行者无耻,受者无礼’!鲍大楚道:“咱们神教一统江湖之后,把天下文庙中的孔夫子神像搬出来,又把天下武庙中关王爷的神像请出来,请他们两位让让位,供 上咱们圣教主的长生禄位!”(《笑傲·拒盟》),这种提议,已蒙圣教主嘉许,而方证大师预言的僧侣也要改变信仰,高呼“圣教主千秋万载,一统江湖!阿弥陀 佛”的光明前景就一定会实现。

    “亡国”不可怕,“亡天下”可怕;“一统江湖”不可怕,这样的局面最可怕。

     余英时曰:“‘亡国’是由于外敌,‘亡天下’则是由于自己”,痛哉斯言!


                                 
 

                                     2007、2

 

 补记:
  
  
   新出版的《金庸散文集》,有一篇 《‘明月’十年共此时》,金庸写于1976年1月。
   也即是说:在写完《笑傲江湖》六年后,金庸写出此文,纪念《明报月刊》创办10周年。
   其中有些文字,与我在此文的猜测很有些相合,转录于下:
   “秦始皇要烧尽普天下的书籍,只保留极少数的医卜种树之书。这强力的摧残,使得春秋战国时代百家争鸣的学术、黄金时代风消云散,然而,中华文化并没有给他 毁灭。只因为秦朝统治的时期很短,来不及毁灭一切,有些书籍给人藏在墙壁里,后来找了出来;有些书籍给人记在心里,后来默写了出来。如果秦朝延长到二三百 年,很难想像今日的中华民族是否依然存在。”
  

                                                                                                                                                2008、5

 

    【注1】旧版《笑傲江湖》相关情节,如下:

 

      盈盈道:‘你们这次来恒山,是奉何人之命?有何图谋?’游迅道:‘小人是受了华山岳不群那狗头的欺骗,他说是奉了神教任教主的黑木令旨,将恒山群尼一齐擒 拿到黑木崖去,听由任教主发落……这当儿已然首途往黑木崖去。’……盈盈脸上一红,啐了一口,道:‘咱们说正经的。恒山群弟子上了黑木崖后,再要相救,那 是千难万难,而且也大伤我父女之情——’令狐冲道:‘更加是大伤我翁婿之情。’……盈盈道:‘赶尽杀绝,别留下活口,别让我爹爹知道,也就是了。’她走了 几步,叹了口气。令狐冲明白她的心事,这等大事要瞒过任我行的耳目,那是谈何容易……        

  评论这张
 
阅读(7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