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liuguozhong11 的博客

刘国重的读金时代

 
 
 

日志

 
 
 
 

皮里春秋空黑黄——再谈李敖谈金庸  

2009-12-13 17:50:12|  分类: 评论金庸的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俺的脑子不好使,但也只好用自己的脑子想事。对于过往与现世的许多问题,都有我自己的思考,劳神伤气,煞有介事,呵呵。
     甚么事,想完了,算完。事如春梦,春梦如狗屁,过后,了无痕迹。
     不敢自居“文人”,也就懒得将自己的愚见一一写出。
     在2006年以前,我正经写过的东西,不足十万字(20年平均下来,每年5000字)。多数谈的仍是金庸,和他的小说。
     我于金庸小说,确有偏嗜。
     06年,吃错药了(我对磺胺过敏,之前不知,吃过后坏事了),深感世事无常,生命脆弱,想着留下点东西,这才从旧稿中整理了几篇,发在网上。朋友们看了,说是还非全无价值,且有不少网站转贴。鄙人向慕虚荣,受此激励,断续写到了今天,得文60万字。





   

     有网友推测拙文《给向问天卸妆》受《晚周》影响甚大。对这样的联想,我很能理解。不过,《卸妆》文写在1995年左右,比《晚周》成书,早很多年。
     我对此类政治人物的反感,有年头了。
     这些年所谈,全是金庸,却不仅是金庸。有时,只是以金庸小说为由头,畅论其它。突出的例子,是那篇《“国耻”如斯——郭沫若题“黄帝陵”》。
     金庸在《射雕·后记》结尾处写道:“宋濂是明初有大名的学者,朱元璋的皇太子的老师,号称明朝开国文臣之首。但明人治学粗疏,宋濂奉皇帝之命主持修 《元史》,六个月就编好了……单是从宋濂题画、随手一挥便相差六十年一事,便可想得到《元史》中的错误百出。但宋濂为人忠直有气节,决不拍朱元璋的马屁, 做人的品格是很高的。”  
     如果没有《射雕·后记》的这段话,无论我对郭老如何恶心,可能都不会去写此篇《国耻》。如果仅为解释金庸这话可能是借宋濂刺老郭,几句话就可以说清,不需要写五千字。
   《国耻》一文的主旨,不在解说《射雕·后记》,是臭郭老的。我看郭老(尤其晚年的)巨著,总是想吐,也已经很多年了。







      网上老友,宇航兄,以为我写《金庸式伪善与李敖式无耻》是出于一种(对于金庸的)“粉丝心态”。
     不是的。
     宇航兄有所不知,其实,我做了十年的李敖的“粉丝”。当俺光荣地成为“梨粉”的时候,世间并无“粉丝”的称谓。那时在大陆,李敖亦无藉藉之名,名震域内的,是柏杨、龙应台二氏。
      初读李敖,对此公真是钦仰之极。不意燕赵悲歌之士复见于今日,古之李贽,前之鲁迅,不能过也!
      当年能买到的李敖著作,都买过,也都看过。
      有十年时间,我同时算得金庸与李敖的“粉丝”,没有厚此薄彼的倾向。
      稍稍认清此公嘴脸,约在1992年。某日晚间,听电台采访李敖,谈天宝旧事,大师为拖拉机辩护的高论实在让我震惊至于极点,甚至怀疑电台中发出的是否确为李敖的声音。
     李敖的文章,此后也一直在看,越看觉得问题越多,对此人的观感终于彻底改变。
    金庸与李敖都是我少年时代无限尊崇仰慕的大人物,30岁以后才明白人是复杂的,人也是会变的。可爱的不可信,可信的不可爱。
     我曾期望金庸能把孔子所言人到晚景“血气已衰,戒之在得”的话,多读多想几次。对李敖,恐怕孔子另一句话更适合:“老而不死是为贼 ”!
   《金庸式伪善与李敖式无耻》主旨,不是为金庸声辩,而试图揭示(我曾经“粉”过的)李敖先生的真实面目。







    李敖先生,善于讲出事实。
    李敖先生,往往只说出部分的事实,然后得意洋洋地由这部分事实推导出一个非驴非马的结论。
    早在李敖读台大之时,台大历史系主任许倬云先生即已发觉“李敖在《文星》上写文章,其中涉及我的老师们,我熟悉老师们的事情,发现文中有些东西完全出于李敖的编造。我跟他说,我们学历史别的没有什么,但基本的行规就是不许编造故事。”
    李敖讲话,总是有理,却如《围城》里鲍小姐,“局部的真理”。
    他在清华演讲,言之凿凿:“清华大学钱的来源是因为美国人故意冒领钱,被我们逮到被我们追回。”
    其时,不仅山姆大叔,其它各列强,有哪国不曾“冒领”过【注1】?看李敖的意思,只要“逮到”了,“被我们追回”毫不费力?因此,美国人也不是东西,甚至更不是东西?
    为维护国家利益计,李敖何妨轮流担任驻各国大使,则将为敝国“追回”多少财富,甚至领土,功德何可限量!
    李敖在北大,则是鬼扯“千年”。照他的逻辑,枪炮被普遍使用的这几百年,就应该是政局最稳定的了。世界各国都会朝着“万世一系、古井不波”的方向发展。可 我们考察最近几百年的历史,果真如此,还是正相反?我们再抬头看今日的世界,确如此?再请李敖讲讲他生活的台岛,告诉我们2000年的KMT,手上没有 枪?
    这样的滥调,数十年前已经被布莱希特驳得体无完肤了:“将军,你的tanke是一辆坚固的车,/它能摧毁一座森林,碾碎成百的人。/但是它有一个缺陷: /它需要一个驾驶员。// 将军,你的轰炸机是坚固的。/它飞得比暴风还快,背得比大象还多。/但是它有一个缺陷:/它需要一个技术员。//将军,人是很有用的。/他会飞,他会杀 人。/但是他有一个缺陷:/他会思想。”
    道理再浅显不过,李敖如真的不知,那是白痴。不能想象李敖先生可以“白”到如此地步,“痴”到如此地步。
    心知肚明,仍是摇唇鼓舌信口雌黄,只肯说出部分事实、局部真理,则其人的用心就可疑可鄙的很了。
    李敖不白不痴,却把世人全看作了白痴,真以为天下无人了。
    李敖对于各种事实甚至史实,其实就是取一种“选择法”,凡是对他有利的,他就说就写;对他不利的,他就佯装忘却。自私的成分大于一切,你绝不能认真。







    李敖骂金庸,骂了20年,金庸一直未做回应,终于在2009年打破沉默,《时代周报》记者李怀宇访问金庸,问:“你和李敖的交往怎么样?”,金庸答道:“我跟李敖本来要好的,他请我到他家里去。……”
    此事,在李敖说来却是“金庸到台湾来,有一天晚上到我家,一谈八小时。我责备他不该参加什么‘国建会’,…”我读《“三毛式伪善”和“金庸式伪善”》此节文字,还一直以为是金庸慕名而来,上赶着去拜望李大师呢!
    李敖也没撒谎,只是将“请金庸到他家里去”这样的细节略过不表罢了。
    李敖对于各种事实,其实就是取一种“选择法”,凡是对他有利的,他就说就写;对他不利的,他就佯装忘却。
    金庸又说:“后来,因为李敖跟胡茵梦离婚了,《明报》照实报道,他怪我为什么不帮他,我说我们办报纸的人完全公平讲话,绝不因为私交好就帮你。”
    由“后来”二字,可以断定金庸李敖各自所说的彼此会面,是同一次(也是第一次)会面,因为李、胡离婚之前,金庸只到过台湾一次,时维1979年11月。
    人家两口子离婚,你金庸《明报》跟着掺乎什么啊?再说,家务之事清官难断,如是单纯的离婚,根本没有太多是非可讲,如何谈得到“帮”谁的问题?
    实则,李敖、胡茵梦之间,断不是简单的离婚案,这件案子至始至终都与萧孟能控告李敖“欺诈、侵占”的案子搅和在一起。
至今还有朋友轻信李敖的狡辩,以为“萧李案”其曲在萧。这里我再次提请朋友们注意关键的一点:那时的李敖可不像今天这样豪富,根本不可能借给萧先生几千万。那笔巨额财产,定属萧孟能而遭李敖觍颜据为己有。
    李敖从80年代以后,积累了大笔财富。但70年代后期的李敖绝不宽裕。他在1976年年底(11月19日)才出狱的,在《回忆录》中,李敖说:“我的经济 基础是我坐牢前留下的两户房子”,李敖把房子卖了,还债后“最后手上不过百万元”(《李敖回忆录》261页),出狱后老朋友萧孟能送了他100万元,后来 李敖又从辜振甫那里讹诈了200万。这是他这几年的几宗大笔收入,李敖回忆说他们家刚到台湾时连牙膏都买不起,李敖父母一直在教育界工作,李敖的亲戚也没 有很富的,所谓‘六亲无力’,都不能在经济上接济他。李敖这几年也没办过公司做过生意,只出过一本书,《独白下的传统》,是1979年6月才出的,那时萧 孟能已经要离开台湾他去了,不可能借到李敖这本书的版税收入。
    然则,萧孟能与李敖这次财产纠纷涉及财产几多?
    价值2000多万。
    这笔财产,无论我们相信萧孟能还是李敖的说辞,都是存在的。关键问题在于:李敖借钱给萧,钱从何来?
    几年前看李敖穷蹙可怜,慷慨赠他台币百万;几年后却眼红李敖的豪富,竟想以诬告手段攘夺李敖几千万的家产。可怜的萧孟能!古怪的萧孟能!!







    采访中,金庸并谈到:“我到台北去,他有一个房子想卖给我,我说:我在台湾不置产业。他说这个房子半卖半送给我,我说你再便宜我也不要。”
    如金庸的记忆、表述没有太大差误,则从这短短数语,很可以同时见出李敖嘴脸之无赖,及金庸个性之倔强。
老头子脾气很倔的。“只有九指神丐的独家武功,却是向前俯跌。只因他的武功刚猛绝伦,遇强愈强。……决不随势屈服,就算跌倒,也要跌得与敌人用力的方向相反。”
    1979年,当金李会面之时,李敖如未侵占朋友家俬,很不宽裕。金庸呢?李敖《三毛式伪善与金庸式伪善》回忆当年“金庸到台湾来,……谈到他写的武侠,我说我知道你在这方面有着空前的大成绩,并且发了财。”
    当年台北,买不起房的人不少啊,自身不宽裕的李敖,何以对“发了财”的金庸独加青眼,死皮赖脸要拿自己的房子“半卖半送”?
李敖曾指斥三毛:“你帮助黄沙中的黑人,你为什么不帮助黑暗中的黄人?你自己的同胞,更需要你的帮助啊!舍近而求远,去亲而就疏,这可有点不对劲吧?”(仍见李敖《三毛式伪善与金庸式伪善》)
    正不妨请教李敖:你帮助发了财的香港人,你为什么不帮助买不起房的台湾人?  跟你一起生活在这个岛上的人,更需要你的帮助啊!舍近而求远,去亲而就疏,这可有点不对劲吧?
    我怀疑李敖要半卖半送金庸的那套房子,根本就不是他的。
    金庸于1979年年底(11月)赴台,参加“国建会”,与李敖的晤面正在此时。就在同一年稍早时候,萧孟能将财产(包括房产)交托给李敖,离开台湾。

  





    曾经,我是李敖的“粉丝”。
    现今,李敖的“粉丝”,多极了。
    06年,《鲁豫有约》约上了胡茵梦。节目中那些观众听着胡因梦谈起当年李敖大师侵占老朋友家产的光辉往事,脸上一片惊奇的神色。
    这期《有约》播出不几日,为了消毒,李敖就“有话说”了。
    朋友们可以看看这期《李敖有话说》视频,看看里面的李敖,语言多么苍白,脸容多么苍白,内容又何等的苍白!
    半个小时时间,李敖没拿出任何证据以推翻胡因梦在《鲁豫有约》中对他主要的两项指责,【一】李敖所说“胡因梦是国民党”是“胡说八道”。【二】李敖侵占老友财产。
    李敖对胡因梦谈到的侵占萧孟能财产的案子竟无一语反驳,连萧先生的名字也不敢提,只说是“一位我和胡因梦共同的朋友”。
    半个小时内,李敖就做了一件事:抹黑胡因梦。
    二十年前,胡因梦赞成她父亲在内的老立委退职,讲完此事,李敖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展示一张剪报,上面赫然登着胡父死讯。
    太低级,真无聊,够卑劣!
    这就可以证明胡因梦改变立委结构的主张直接促成了她父亲的死亡?
    胡赓年先生逝于1988年,已经是八十四岁的老人了,难道李敖认定如果胡因梦反对立委去职,其父将永远不死?
    这套手法一点都不新鲜,当年李敖的父亲去世,就有谣言说:“让他儿子李敖给活活气死的!”作为当年的受害者,李敖居然有样学样,以这套把戏加到胡因梦身上,让人不齿。
    这期《李敖有话说》,李敖以“胡因梦是国民党”一语煞尾,真是可笑!既然是李敖(很早以前)提出的这一指称,当然应该由他举证,拿出过硬证据就可以,说那 些没用的干嘛?就算前面李敖谈说的胡因梦琐事全是真的,全世界所有的坏事都是胡因梦干的,也丝毫无助于证明胡因梦是国民党。

------------------

《鲁豫有约·胡茵梦》
http://www.56.com/u13/v_MTU5NzI0NDI.html
《06年10、10李敖大骂前妻胡因梦》 http://www.56.com/u11/v_MTcyODI1NzI.html







    2009年,金庸接受《时代周报》采访,谈到李敖。巧合的是,同一年,李敖接受《南方人物周刊》访问,也谈及金庸,“他到我家,我当面和他讲,他是个假的人。我也承认,从戏剧角度说,他的小说写得蛮动人。”
    判定金庸是“假的人”,他李敖倒是一位“真人”?怎么解释他自己写在《三毛式伪善与金庸式伪善》中那句“ 我是不看武侠的,以我所受的理智训练、认知训练、文学训练、中学训练,我是无法接受这种荒谬的内容的”呢?
    难道李敖越活越回去了,70高龄仍未完成“中学训练”,老眼昏花,居然读起了金庸的荒谬的武侠小说?
    事实上,李敖读金庸小说非常之早,1960年左右,李敖在国军服役,经常给马戈等朋友写信,这些书信被李敖收入作品集中,其中就提到自己正在阅读《射雕英 雄传》。等到20年后,李敖写作《三毛式伪善与金庸式伪善》时,成功地把这段阅读经历给忘掉了,大放厥屁:“我是不看武侠的!”
    李敖对于各种事实甚至史实,其实更是取一种“选择法”,凡是对他有利的,他就说就写;对他不利的,他就佯装忘却。自私的成分大于一切。
    李敖是聪明人,绝顶聪明人。可惜,不论聪明到何种程度,话说多了,总有穿帮的时候。
    洋鬼子说“撒谎需要好记性”,只撒谎一次,再加上一份好记性,还可蒙混过去。无奈,李敖字写的太多,话说的太多,谎撒的太多,说着说着,就兜不拢了。
    你能在所有的时候欺骗某些人,也能在某些时候欺骗所有的人,但你不能在所有的时候欺骗所有的人。
    金庸不是完人,更不是什么“侠圣”,他的为人,可供訾议者,正复不少。但我仍感觉:在我了解的大人物中,他的品格,并不更差。大节无亏,亦无愧也。
    金庸也不是多么诚实,比起匹诺曹·李,算得是至诚君子。金庸的人品确有问题,但在李敖大师的对照下,那简直就是天使。至少,侵占好友家财这样缺德事,金庸干不出来,没这份能力,更没那份脸皮!
    真正道德高尚之人,对他人身上所呈现的人性的弱点,总是抱持一种“哀矜而勿喜”的态度。越是李敖这样缺德败德之人,指摘起他人细微的道德瑕疵来,越是声色俱厉。
    总在某个关节点上,一个人从此走入邪路,再拉不回来。我相信少年李敖确实是一个纯真的理想主义者,从上世纪七十年代末李敖起意谋夺好朋友家产这一关节点起始,已经变质,此后他再做什么说什么,都已经不必奇怪了。
    李敖自诩:“别人都骂人是王八蛋,可我有一个本领,我能证明你是王八蛋。”他最让人不可企及的大本领,李敖居然没提,就是:用50年的所言所行,证明了他自己,才是纯种王八蛋。





                                                                                                                                    2011、4



【注1】 在庚子赔款4.5亿两纹银的分配比例中,俄国所获最多,达2.84亿卢布(包括中东铁路损失7000万卢布、直接战费2亿卢布及利息1400万卢布,赔款 衍生利息未计算在内),占庚子赔款总数的28.97%;其次为德国,占总数的20.02%;其他各国的分配比例为法国15.75%,英国11.25%,日 本7.73%,美国7.32%,意大利7.32%,比利时1.89%,奥匈帝国0.89%,荷兰0.17%,西班牙、葡萄牙、瑞典和挪威四国各占 0.025%。


 

参见拙文《金庸式伪善与李敖式无耻     》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b03b23301009jts.html

 

 

 附录:杂谈李敖

 

   李敖是以最高道德标准去要求他人的所谓‘大思想家’,他的不满与不屑也是可以理解的。

         李敖所言并非没有道理(我也认为金庸算不得纯正的佛教徒,其思想太杂,但其底色非儒非佛,反是道家),只是由李敖嘴里说出这话,未免滑稽。最起码金庸与三毛的财产都是勤苦所得,还算干净。李大师那份侵吞朋友财产的本事与面皮,他们没有。 
     1979年李敖的老友、《文星》创办人萧孟能因债务问题离开台湾,临行将总值约2500万新台币的所有财产(包括印章)当然交付给交往近20载并时时以‘仗义’标榜的老友李敖,甫料半年后萧孟能返台,李大师已将所有的房产、股票、文物收归自己名下。

     可恨的是大资本家萧孟能不甘心失去自己过去的天堂,竟然丧心病狂地以‘侵占与背信罪’将大师告上法庭。大师凭藉自己的‘讼棍’本色,发挥了特别能战斗的精神,在法庭上巧舌如簧,抵赖耍赖。无奈萧孟能手中握有铁证,再加上李大师的妻子胡茵梦女士作证:亲见李敖将萧的财产据为己有。大师乃被判‘侵占罪’,入狱6个月。好在那笔财产未被剥夺,终于回到了以李敖为代表的人民手中,考虑到房产、股票、文物(包括乾隆御批、傅抱石、吴昌硕、齐白石的画作)一直在升值,1979年的2500万资产到今天,早就超过亿元了。 

     记得李大师亲临北大,捐出150万新台币‘巨款’为胡适塑像,便要四处宣扬,现在好像地球人全知道了罢? 
     瞧啊,这个人!自己背负‘侵占罪’,居然腆着脸挨个质问他人:“你怎么解释你的巨额财产呢?”,这种修养,惟有‘请随便’先生那“以最高道德标准要求自己”的自我表白,才足以与之比肩而立、笑傲江湖! 
     明乎此,我们才有可能理解大师的倨傲:“要找我佩服的人,我就照镜子”! 
          我读到的《金庸式伪善》最早版本,有这样的内容:“金庸的风度极好,他对我的话不以为忤(虽然他此后在他的报上不断诽谤我)……”后来我买的几本李敖作品集,也多收录此文,这段文字却是不见了。怎么回事? 

     不会是有些事过于敏感罢?李敖要刻意回避什么呢? 
     金庸于1979年11月赴台,参加‘国建会’,与李敖的晤面正在此时。就在同一年稍早时候,萧孟能将财产交付李敖,离开台湾。1980年东窗事发,李敖因‘侵占他人财产’被萧先生告上法庭,官司打了很长时间,或许是出于对李敖作为文学大师地位的尊重,《明报》对此案相当重视,进行了深度报道。那时的金庸尚不知‘记者应该向军队学习’的道理,《明报》记者睁着眼说瞎话的训练也就不足,《明报》连篇累牍都是李大师‘侵占与背信’的光辉业绩了……

     李敖所说金庸‘此后在他的报上不断诽谤我’指的该不会就是此事罢? 

     下面我把几件事的时间、过程梳理一遍。

 

  李敖为了报复萧孟能先生,领着一帮瘪三,去萧的住所‘捉奸’——我们知道:李敖的私生活极其谨严端肃。不是吗?  
  李敖如贾宝玉,“丈八的灯台,照见人家,照不见自家”;李敖像雷锋,“心里总是装着别人,惟独没有他自己”。

我不说李敖伪善,我不敢。 李敖不伪善,李敖无耻! 
  就像我们每个人都有‘伪善’的一面,金庸当然也‘伪善’。然而刨除其它,孤立地看“自称佛教徒而未全部捐出家产”这一件事,谈不到‘伪善’。

如果是像弘一法师那样戒律精严的佛教徒,因此事体而认定金庸‘伪善’,也倒罢了。李敖有什么资格?

    在家的佛教徒,现代最典型的‘居士’,是弘一法师的弟子丰子恺。也没见丰先生捐出自己全部家产,弘一法师居然不曾骂丰子恺‘伪善’,不奇怪吗?

    真正道德高尚之人,对他人身上所呈现的人性的弱点,总是抱持一种‘哀矜而勿喜’的态度。越是缺德败德之人,指摘起他人的道德瑕疵,越是声色俱厉。

胡适先生当年为李敖写过一件条幅,李敖30年后就卖了100万新台币。李敖在北大捐出的150万新台币是个什么概念?折合成人民的币也就30几万,给胡适先生塑像,买原(石)料哪用这么多钱?只是以胡先生‘中国文艺复兴之父’的地位,总得找位真正的雕塑家罢?给人30万报酬拿得出手吗?

 在《李敖有话说》第二百四十五集,李敖说得很艺术:“这笔钱折合成人民币是三十四万六千三百二十元,这个钱大概可以够建一个铜像了。”

“大概可以够”?!呵呵。

     花费30万人民币,李敖当然不打算赔本,吃小亏占大便宜嘛。在最高学府树立一座由李敖捐资成就的胡适塑像,则承传胡适先生道统的思想继承人,除了李敖,还有谁?

胡适先生当年对李敖其人其文的评价是‘轻佻浮薄’,我最初很为李敖抱屈。今日看来:先生识人之准,真正了不起!
     傅国涌指出金庸“抠门”,此语绝非诬蔑。但金庸好歹给香港大学捐1000万港币,给嘉兴一所中学捐310万港币,总共折合人民币约1500万。也未见金庸像李敖捐了30万那样四处张扬。对比李敖,金庸“乐善好施”得很。 
     金庸与李敖都是我少年时代无限尊崇仰慕的大人物,30岁以后才明白人是复杂的,人也是会变的。‘可爱的不可信,可信的不可爱’。 
     我曾期望金庸能把孔子所言人到晚景‘血气已衰,戒之在得’的话,多读多想几次。对李敖,恐怕孔子另一句话更适合:“老而不死是为贼! ”

                                                       

 

作者:河永不可方思 回复日期:2009-01-17 03:33:29 
    楼主拿金庸与李鳌比,证明金庸不是伪善就失策了。
  =============================
  
  金庸不伪善,这话我没说过,本文也没做过类似论断。
  金庸是否伪善,我不能确定,自然不可能下结论。
  女娲或耶和华,没造出一个百分百的‘真人’,也没造出一个百分百的‘伪人’,祂们的创造力,其实有限。
  不妨扪心自问:在生命的某一时刻,面对某种境遇,我们自己,是否也曾表现出‘伪善’的一面?
  可否以此断言:您就是一个‘伪善者’?
  某个人在某一刻做过的某一事‘伪善’,不能证明此人是伪善的。否则,全世界60多亿人,无一例外,只能被谥为“伪善”。
  同理,某个人在某一刻做过的某一事‘不伪善’,也不足以说明这个人总体上不是伪善的。
  孤证,不足。
  一个人,在大节上,或在多数情况下,表现伪善,才可以被认为伪善。
  身为居士,不曾散尽家财。‘金庸做这件事,不伪善’,这和‘金庸这个人不伪善’,说的不是一回事。
  

作者:danny__joe 回复日期:2009-01-17 07:35:11 

 

  楼主不懂李敖,也不懂金庸,更不懂佛法;读书也都读得一知半解,还自以为是的在这里乱扯。
  不过如楼主者多了去了,只是给这样的人提个醒:读书要细心,不要断章取义。
  如果读得懂《金刚经》,就读一读《金刚经》吧。李敖是恃才放旷,人家真的有才可恃;金庸的书受到欢迎,不是因为他写了那么多武侠小说,而是那些小说里面所包含的历史的底蕴和对人生哲理的思考。
  
答danny__joe:
  
   今日幸何如之,得见您这样的高人!
   您既懂李敖,更懂金庸,最懂佛法;读书也都读得万知全解,还自以为是的在这里不乱扯。
  “不过如楼主者多了去了,只是给这样的人提个醒”,您贵姓?
  《金刚经》,俺们这些人哪里读得懂?您太抬举俺们了。好不愧煞人也么哥!
  您在这里,居高临下点化愚氓,毫不为过,因为您也真的有才可恃;您的小说(或将来再写的小说)里面,必然包含着更多历史的底蕴和对人生哲理的思考。
   俺算见识了:这年头,什么人都有啊!
   

   

作者:李瑞源 回复日期:2009-01-17 13:52:00 

 

  这是一个混乱的时代,每个人都有错,但我们总喜欢以高道德绑架名人,他们获得了很多,当然应该承担相应的责任,但是他们也是人,请用一颗包容的心看待这件事
 
    很同意李兄的见解。
    关于这张帖子,稍作解说:
  为金庸声辩,不是主要目的,臭李敖才是主要的。
  我很喜欢房龙的看法:唯一不应被宽容的,是不宽容本身。
  李敖对人,几时宽容过? 
  侵吞朋友巨额资产,无论以何种道德标准评判,都够缺德。 
  李敖可以反对许倬云先生的学术观点,甚至言辞激烈点都不要紧。但他居然拿许先生的先天残疾大做文章,讥笑嘲骂,无所不至。 
  狗彘不如的东西!
                                2006、9

《刘国重叹金庸》电子书下载
  
http://www.jyjh.net.cn/bbs/viewthread.php?tid=28395


 刘国重的博客
  
http://blog.sina.com.cn/liuguozhong

 

 

 

当别人问他:如果你生在大陆、遭遇,你敢讲这些话吗?你为甚么只敢骂台湾而不敢骂大陆?他的回答很狡猾,一反总是自称英雄的习惯,公开承认自己懦弱:「人难免有变得无赖的时候,……我今天回想到当年我坐牛棚的时代,我记得我会用一种玩世的方法,逃世的方法,狡猾的方法,技巧的方法来躲过那一劫。所以大家不要假设,我李敖如果留在大陆我做甚么,我可能做出一些很卑微的事情来,也能做一些小小的惊天动地的事情来,谁知道呢,这种假设的问题永远没有答案。」(4月19日第31集《假如问题永远没有答案》)

胡因梦:李敖最怕我抖他老底

中国网 | 时间: 2006-09-01  | 文章来源: 新闻午报

    胡因梦曾有过长达15年的演艺生涯,星光熠熠。如今,她却抱着平实的心态,以一个作家、译者的身份来到内地,推介其自传《生命的不可思议》。昨日来沪作客的胡因梦坦言:“身为演员的胡因梦已经死了,李敖在很大程度上改变了我的人生轨迹。”

    李敖看重金钱甚于一切

    作为李敖前妻的胡因梦自认年轻时性格叛逆、愤世嫉俗,对李敖有着一种理想化的过度崇拜。“我幻想中的他,是个具有真知灼见又超越名利的侠士,而不是一个多欲多谋、济一己之私的‘智慧罪犯’。所以,当我知道他为了金钱背叛生死至交时,我突然发现——其实,对他来说,金钱永远是第一位的,为此,多年的友谊和诚实的人格都无足轻重。”于是,胡因梦对李敖的最后一丝幻想就被打破了,“我的爱情和婚姻就此无奈地崩溃了。”

    李敖对“前妻”心存恐惧

    胡因梦有次在电视上偶然看到,李敖骂她的节目已经有70集之多,“后来,我写了《自传》,他又骂我骂了40集。”胡因梦认为,李敖之所以如此待她是源于内心恐惧。

    “前不久,施明德的前妻在电视上大揭前夫的短处,李敖一句话就暴露了他的真实内心。他说:‘前妻永远是最可怕的敌人。’正是因为害怕我会抖他的老底,所以他才如此表现,借以保护自己。事实上,我们私底下早就和解了。”胡因梦透露,她曾在台北与李敖街头巧遇。“他对我们的事情早已释怀,他处处针对我是想找些说词捍卫自己,我能够理解。”

    “李敖影响了我的人生轨迹”

    由艳光四射的演艺舞台,走向深度自省的心理学探究与写作之路,胡因梦坦言:“李敖确实在很大程度上改变了我的人生轨迹。”她告诉记者,自己在十多岁时对心理学和哲学就有浓厚兴趣,后来因为演艺事业而搁置。“在走过与李敖的婚姻以后,我好几年都走不出来,想要弄明白我们之间到底出了什么问题,这促使我回到心理学研究的路途上来。”

    胡因梦表示,在精研了中西方的哲学与心理学以后,她终于能够从一个人的童年经历、成长历程和生活环境之中,分析出一个人的性格形成。“李敖在电视上的不断攻击让我反而能对一切坦然,也获取了一个渠道为自己的宽恕找寻到理由。”

  4岁的时候,胡因梦就陪着母亲在电影院打发漫长离婚岁月,在她的记忆中,那时候她最喜欢的男明星是《007》的男主演肖恩·康纳利,但是这样的人她“一辈子也没有遇到”。在15年里,她演戏的主要动力是可以赚到很多的钱,养活母亲,也借此解放离婚后一直把工资全部交给母亲的父亲。

    “我每部电影的收入都是80万新台币,妈妈数钞票的时候就觉得非常安全和满足。日积月累,银行的存款越来越多,她就觉得女儿尽了孝道,非常开心。但是我却日渐地不快乐。”

  评论这张
 
阅读(10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