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liuguozhong11 的博客

刘国重的读金时代

 
 
 

日志

 
 
 
 

日月神教,风云再起!——谈郭台铭富士康  

2009-12-12 19:53:34|  分类: 我看金庸作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 

    “‘笑傲江湖’的自由自在,是令狐冲这类人物所追求的目标。”(《笑傲江湖·后记》)

    有条件作选择,才有自由,有尊严。

    令狐冲面临无数次选择,有时甚至是“活下去,还是不活,这是一个问题”,每一次,他都由着自己本性,作出对自己未必有利却不违背道义、良心,尤其独立意志的选择,令狐冲错过多少次机遇,多少人替他扼腕痛惜……

     康德有言:“自由不是想干什么就干什么,而是想不干什么就有能力不干什么。”

     令狐冲道:“我不愿做的事,别说是你,便是师父、师娘、五岳盟主、皇帝老子,谁也无法勉强。”

     陈寅恪先生曰:“唯此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历千万祀,与天壤而同久,共三光而永光。”

    “刘正风追求艺术上的自由,重视莫逆于心的友谊,想金盆洗手;梅庄四友盼望在孤山隐姓埋名,享受琴棋书画的乐趣;他们部无法做到,卒以身殉,因为权力斗争不容许”——现实留给刘正风们选择的余地太少,如果有的话,也只有一次选择的机会:选择生存,还是毁灭?

    黄钟公、刘正风和他的弟子女儿,像傅雷那样,选择了死亡,也就选择了尊严。

    丹青生、秃笔翁和刘正风的幼子,选择了生存,同时选择了屈辱。

    要鄙薄蔑视丹青生、秃笔翁,太容易,太廉价,毕竟像令狐冲这样的人,在中国属于绝对异类,要求每个人都做到他那样,近乎痴人说梦。尤其刘正风之子、童百熊之孙,两个孩子,要他们本于独立意志而放弃生命选择尊严,这又何其残忍?

    为什么人们必须为尊严付出生命的代价,否则只能屈辱地生存?

    问题是:背后是怎样的天罗地网,使他,使他们无从选择?

    是甚么,使人们活得如此没有尊严?

 

  二

 

    7月4日下午,台湾首富郭台铭的三弟郭台成,因血癌病逝。当日下午5时左右,富士康公司一份特急文件下发到各个部门,明确规定从5日起不得穿红色、黄色、粉色(运动会工衣)等鲜艳上衣(包括工衣),可穿老式工衣,若无老式工衣可着便装,但便装不可为鲜艳颜色。

    该公司并从各个部门抽调人员为郭台成守灵,实行两班倒;早晨7时开始,哀乐传遍了整个富士康……

    太嚣张,太僭越,太疯狂!

    行者无耻,受者无礼!

 

 

 

  “令狐冲站在殿口,太阳光从背后射来,殿外一片明朗,阴暗的长殿之中却是近百人伏在地下,口吐颂辞。他心下说不出厌恶,寻思:‘……要我学这些人的样,岂不是枉自为人?……甚么中兴圣教,泽被苍生,甚么文成武德,仁义英明,男子汉大丈夫整日价说这些无耻的言语,当真玷污了英雄豪杰的清白!……这样一群豪杰之士,身处威逼之下,每日不得不向一个人跪拜,口中念念有辞,心底暗暗诅咒。言者无耻,受者无礼。其实受者逼人行无耻之事,自己更加无耻。这等屈辱天下英雄,自己又怎能算是英雄好汉?’”

 

 四

 

    富士康发展到今日,离不开员工拼死拼活流血流汗的劳作,有赖于郭台铭家族的运筹帷幄措置得宜,更依靠它所网罗的大批科技、经营人才。死一个郭台成,就要求大家为他集体守灵,这等屈辱天下英雄,自己又怎能算是英雄好汉?

    是“要求”,不是“强迫”?既然“要求”已经达成目的,又何须“强迫”?郭氏家族没有把此事导演成出自广大员工的“强烈愿望、迫切要求”已经够笨的了。他们,还需要加强学习。

    关键是:员工们可以自由选择吗?

   “非其鬼而祭之,谄也”,不想以祭拜死者(郭台成)的方式来谄媚生者(郭台铭),他们唯一的选择就是像令狐冲那样“拒盟”,退出这个鸟公司!

     然则,要求数十万人为了尊严丢掉饭碗,这又何其苛刻?

    只有一种选择,就是没有选择。

    无从选择,就没有自由,没有尊严。

    问题是:背后是怎样的天罗地网,使他,使他们无从选择?

    是什么使人们活得如此没有尊严?

 

 五

 

    漫说是一个跟自己仅有工作关系的副董,就算对自己逝去的亲人、自己的父母,要表达哀思,也是可以有多种选择的。

    母亲亡故,阮籍并不遵从当时的丧葬礼法,在司马昭处饮酒食肉一如往日,“阮籍当葬母,蒸一肥豚,饮酒二斗,然后临诀。直言‘穷矣!’举声一号,吐血数升,废顿良久。”(《世说新语》)

    胡适先生对母亲感情之深挚,没有人比得过。到自己母亲逝世时,胡先生却身体力行,对当时丧仪进行改良,缩短服丧时间,改跪拜为鞠躬……

    对自己父母,阮籍、胡适尚且可以选择自己认为合适的纪念方式。谁?又有什么资格要求成千上万局外人为自己弟弟的死改变服饰颜色并且为他守灵?

    行者无耻,受者无礼。

    其实受者逼人行无耻之事,自己更加无耻。

 

  六

 

    有被迫的奴隶,有自愿的奴隶。前者,其奴在身,而后者,其奴在心。

    或许,这一行径的始作俑者确实不是郭台铭,而是出于富士康公司中高级奴才的创意。但,可以断言:郭氏一定会在第一时间知道此一创举,知道而不制止,形同默许,作为公司的最高决策者,当然要由他来承担一切道义责任。

    倘若郭台铭接受了某下属的错误建议,作出了错误决策,由此造成的一切经济损失,谁来替他埋单?

 

 

    或谓“死者为大”乃是故国传统,但“死者为大”也并不意味着可以拿死人压活人,为了死者的面子可以剥夺生者的尊严。

    况且,真的是为了死者的面子吗?死者已矣,人间世的一切对他都已经不重要了,这种做法,说穿了还是为了死者哥哥、亲眷的面子。

    太嚣张,太僭越,太狂妄!

    对被强迫守灵的生者缺乏最起码人格上的尊重,对于回到无生老母怀抱的逝者,尤其不庄重。

    郭台成先生其实无辜,这一切不是出自他生前授意。无奈以悼念郭台成的名义践踏员工独立意志的人,正是他的大哥、亲族,员工们将一腔怨气发泄到已逝的郭台成先生身上,甚至于在灵堂“口中念念有辞,心底暗暗诅咒”,如此,郭三先生确因他大哥的狂悖而遭“池鱼之殃”,也是没有办法的事。

    不过,有些网友为此事而痛骂海峡对岸的所有中国人,这也毋宁太过?毕竟,具“郭台铭作风”的,非仅郭台铭一人,更不限于台资企业。

    更有论者将此事归类为“企业文化”,滑天下之大稽!“企业”以生产为业,不是招魂的所在、“傩戏”的表演场地,此事更无关“文化”,我倒感觉很有几分“邪教”色彩。

    对死去数百上千年的人或神进行制度性、仪式化祭拜崇拜的,算正当宗教。一个庞大群体,对活着的人或刚死的人进行制度性仪式化崇拜祭拜的,即是“邪-教”。

    富士康公司也曾带领员工集体祭拜“土地神”,可以勉强算作“企业文化”。以强制半强制手段要求数十万工人为一个死人郭台成改换服色并集体为他守灵,这,已经有三分邪-教气息了。

    日月神教,就是典型的邪-教。因为他们把活教主视为“太阳神”化身,有“泽被苍生”的大能。太阳对于世人,只有施与,一无索取,理论上确实有资格要求教徒在他生前跪拜崇拜(鲍大楚喝道:“跪下磕头!”仪清朗声道:“我们是出家人,拜佛、拜菩萨、拜师父,不拜凡人!”鲍大楚大声道:“圣教主不是凡人,他老人家是神仙圣贤,便是佛,便是菩萨!”),死后,教徒也必须为他集体服孝(“日月教教众一队队的上来……每人腰间各系白带”),对他的亡灵祭拜礼拜。

    郭台铭不会自我膨胀到任我行罢?

    在新世纪之初重温卡尔·马克思老人家的经典论述仍自有其意义:“原来的货币所有者成了资本家,阔步前进,劳动力所有者成了他的工人,尾随其后,一个笑容满面,雄心勃勃,一个战战兢兢,畏惧不前,象在市场上出卖自己的皮一样,只有一个前途——让人家来鞣。”

 

 

 

    郭氏投资大陆,动力恐不在“泽被苍生”,而是看中了大陆庞大廉价的劳动力市场,他付出了,得到更多。(09年4月补记:“富士康事件”发生后,美国苹果公司和英国金融时报先后来中国的调查显示,富士康公司15万打工妹每天工作15小时以上,月工资不足50美元,还不到美国同类工人2小时的工资,就是这点儿工资能不能按时拿到,都是个未知数,如此低的工资已经把现代的工人完全变成了奴隶主的奴隶。)

    按照我国的官方学说,企业主从工人的辛苦劳作中获取利益,他们亏欠工人太多。不论按照哪一国的那一种理论学说,“流自己的汗吃自己的饭自己的活自己干”的劳动者,从来不曾亏负企业主一分一毫一厘。

    摆什么救世主的臭架子?搞什么琼斯皇的臭排场!

 

 

 

    郭台铭与刘嘉玲、林志玲之间的种种情事,无论真假有无,皆与他人无涉,是当事人的自主选择。

    郭台铭为弟弟的病,花费过百亿,那是他的钱,他有资格选择怎么花花多少。但他绝没有资格在员工不知情的情况下,在公司内部组织非自愿的捐献骨髓活动,以备为郭台成更换骨髓。

    他可以选择厚葬三弟,但无权要求员工为死者守灵。

    对生者不尊重,尤其对死者不庄重。

    面对如此哀荣,郭台成死而有灵,会感觉欣慰?还是倍感尴尬?

    他,消受得起吗?

    他算什么东西?有什么资格?!

    任何人,都没有资格要求万众为他个人的死亡改换服色,集体守灵。

    企业家没有资格,政治家同样没有资格。

    一个人踏入仕途,从政本是他的爱好,他的选择,他的职业。做得好,是本份,做不好,是失职。一个职位,他不做,自有人做。纳税人已经偿付给他薪金、优遇、礼敬……

    爱因斯坦《我的世界观》:“我的政治理想是民主。让每一个人都作为个人而受到尊敬,而不让任何人成为崇拜的偶像……”

    二战以来,英国出现了三位伟大的政治家:丘吉尔、撒其尔夫人、布莱尔。英格兰人民则视之如“刍狗”,当他们失去利用价值之后,翻脸无情,弃如敝屣。这个民族,有可能衰落,决不会沦落!

    丘吉尔竞选连任,落选后,抱怨“英吉利民族是一个忘恩负义的民族。”,再后来,丘吉尔又引用古希腊历史学家普鲁塔克的话,说:“对他们伟大领袖无情,是强大民族的特征。”

    丘吉尔逝世之时,英国百姓可以选择伤心,也可以选择喜悦,可以穿黑衣,也可以着红裳,可以选择到墓地祭拜,也可以选择到酒店嬉闹……

    有条件作选择,才有自由,才有尊严。

    郭台成所僭越的,还不是政治领袖的荣典,而是神的光辉,是昊天上帝的威棱!

    我虽不信仰任何宗教,但仍然认为:面对浩茫宇宙、天地神祗,人,须存谦卑之心。

    亲人友朋的死亡,让我们警醒:生命,仅仅是一粒尘埃。行走在茫茫宇宙间的我们,不过是‘百代之过客’。

    应当更学会谦卑,而不是更加狂妄;更知道感恩,而不是更加的自我膨胀。

 

 

 

    “吃人家的饭,拿人家的工资,也没让你戴孝,只是别穿太艳丽的衣服,无可厚非啊。毕竟人家也很伤心。”,这是此一事件中,最令人触目惊心的一句话。

    读《笑傲江湖》,我常常在想:那两个孩子后来怎样了?

    一个,叫刘芹,是刘正风唯一的儿子。另一个“十岁左右的男孩”,自幼接受奴化教育背诵《宝训》最熟,是童百熊的孙子,在不同的“灭门”中,他们同样选择了屈辱,活下来了。

    这两个孩子,小说中没了下文。

    他们长大了会做什么行当维生?会不会进入一家店铺或是作坊作了徒工?

    他们会不会坚信:自己的一粥一饭、半丝半缕,全部出自店主的恩赐?

 

                                                                                 2007、7

 

         附录:2010年春,当深圳富士康员工接连“12跳楼”的消息传到越南时,越南发行量极大的《越南青年报》用卓别林1936年的经典电影《摩登时代》曾夸张地揭示流水线工人被机器异化的荒诞情景来比喻,该报认为同样的情景正在中国重演;越南用卓别林挖苦潮笑资夲主义的电影来嘲笑中国深圳的社会主义工厂。因为富士康早在2007年富士康就在越南建成投产两家高技术工厂,总投资为1.6亿美元,但那里的越南工人从来不加班。越南的司法制度很维护工人利益,有一家台企的台湾经理曾要体罚一名生产线上的越南作业员,作业员当场就报警了;结果派出所把台湾经理关了两天禁闭。据《越南经济时报》3月24日报道,2009年越南发生工人罢工事件216起。据越南《劳动报》报道,越南总工会称,罢工原因主要是工人对工资、奖金、加班费、社会保险、医疗保险等有意见。企业发生罢工后,工会及时介入,积极了解情况,配合相关部门,与工人和雇主展开对话,依法保护工人权益。

  评论这张
 
阅读(24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